而给予这些小泥人生命力的便是赵恩民,的传承人刘永占

图片 3

而给予这些小泥人生命力的便是赵恩民,的传承人刘永占。height=”11%”>

图片 1

而给予这些小泥人生命力的便是赵恩民,的传承人刘永占。在郑州火车站出售的站台票面上,留心的乘客可能会发现一组小泥人的图案,吹拉弹唱的造型憨态可掬。而给予这些小泥人生命力的便是赵恩民,一位追逐泥塑艺术40年的民间艺人。近日,记者走进赵恩民的工作室,听他对泥塑艺术娓娓道来。

活灵活现的泥塑胜在表情 记者侯建勋/摄

难忘那些童年趣事

而给予这些小泥人生命力的便是赵恩民,的传承人刘永占。荷柴归来的老妪、拉胡琴的艺人、卖糖葫芦的老汉……这些栩栩如生的作品,都出自“泥人刘”的巧手

而给予这些小泥人生命力的便是赵恩民,的传承人刘永占。一个木制长条形案台上,摆放着泥土、雕刻刀、盆盆罐罐等物品,赵恩民用这些工具现场演练,一个小时的工夫,一个头戴方巾身穿对襟小袄的农村小姑娘形象便活灵活现地展现出来。

而给予这些小泥人生命力的便是赵恩民,的传承人刘永占。凭借这门技艺,他成为河南非物质文化遗产(泥塑)传承人
但如何传承下去,却让他费尽心思

“在我心中,有一种用泥土表现童年趣事的强烈愿望。”赵恩民说,捏出的这些小泥人完全来自童年记忆,上世纪五十六年代的童年是物质极度贫乏但又极其简单快乐的。那时候没有各种时尚玩具,从树上掏鸟窝,拣几个小树枝,拾个石头瓦片,和村里的小伙伴,一玩就是几天。孩子们最喜欢用泥土制作小汽车、小人进行比赛,赵恩民对此很有天赋,捏出的泥人栩栩如生,招惹得满大街的小孩子撵着向他要。玩泥巴的游戏也逐渐发展为他的一项特长,他捏的泥人《射雕英雄传》郭靖、黄蓉,在工厂的同伴中也非常受欢迎。

而给予这些小泥人生命力的便是赵恩民,的传承人刘永占。央广网河南分网消息
一把竹刀、一块木板,几把嵩山黄泥,不到20分钟时间,一个表情呆萌、惟妙惟肖的小姑娘,就出现在刘永占的手中。

而给予这些小泥人生命力的便是赵恩民,的传承人刘永占。“有些玩具,如果不把它做出来,恐怕后人就无法看到,可能就失传了。”赵恩民说,有一次他看到修路时挖出来一些糟木,让他想起了童年时玩的“风火炉”,但现在已难觅踪迹。他突然有了将记忆中的老游戏全部制作成泥偶的想法,从2003年至今已经制作了100个黄河泥人,被香港《大公报》誉为“中国公仔”。

嵩山“泥人刘”的传承人刘永占,凭借自己对艺术的独特理解,将泥塑作品做成了活灵活现的民俗风景画。

“泥人赵”的艺名渐渐传开

而给予这些小泥人生命力的便是赵恩民,的传承人刘永占。有荷柴归来的老妪、拉胡琴的艺人、卖力吆喝的卖糖葫芦的老汉、光着身子大哭的孩童……大襟袄、棉裤、粗腰带、老布鞋,一切都散发出浓浓的乡土气息,像极了刘永占给人的感觉。

“现在的小孩子,玩的是遥控汽车、魔兽争霸,我们小时候踢的毽子,推的钢圈,现在的孩子根本无法理解,这些离他们太遥远了。”赵恩民有点感慨地说。

55岁的刘永占如今一个人生活,一台摇头扇、一个电磁炉是家中仅有的电器。客厅里有的只是那些让他挚爱的泥塑作品,“我不孤独,每天对着这些泥人儿,我心里可美了。”

“溜铁圈”,两个泥塑的小孩在推一个泥塑的铁环,“玩弹弹”,几个小伙伴在做着弹弹的游戏,手中一个圆圆的小球清晰可见,还有“掏鸟窝”、“斗鸡”、“斗拐”等作品,都是中原地区儿童嬉戏玩耍的场景。

而给予这些小泥人生命力的便是赵恩民,的传承人刘永占。而给予这些小泥人生命力的便是赵恩民,的传承人刘永占。凭一把竹刀和一块木板

他曾到天津请“泥人张”张昌进行指导,张昌给他的评价是“技精艺绝”。在杭州的一次艺术作品展上,等他做泥塑像的杭州市民排起了长队,直到展厅关门,他还在路灯下为3个人捏了塑像。从此,各种奖励也纷至沓来,他创作的《童趣》、《向往》《鼓乐笙平》《生活》等作品获得了国内国际多个艺术大奖。温总理还三次握住赵恩民的手对他的艺术创作进行鼓励,同行送给他一个艺名:“泥人赵”。

他就把泥巴捏“活”了

想收几名徒弟

一把竹刀,一块镇尺改造的木板,拿起,放下,再拿起,再放下……不停地在手中轮换使用。经过团、捏、挤、拉、揉、刮、刻、贴,一团不起眼的泥巴,仿佛被赋予了生命,不到20分钟,一个扎着羊角辫的俏皮小姑娘便出现了。

名气虽大,赵恩民师傅的生活依然清苦,为了养家糊口,他练过5年地摊,为的是妻子儿女的生活温饱,但他的心思只在泥塑艺术上。

这件惟妙惟肖的作品,赢得在场所有人的称赞,可刘永占似乎并不看好,“以前穷,把一些好的作品都卖了,这没以前的好。”刘永占语气中带着些许遗憾,“那时候想着还能再做,不知道珍惜,放现在,我不舍得卖啊!”

今年已经48岁的赵恩民生活依然清贫,但这些他都不放在心上,他操心的是艺术传承问题,希望能收几名弟子继承他的泥塑艺术。赵师傅说,条件很简单,要真心热爱这门艺术,最好能够以泥塑为业为生,年龄职业没有限制,有绘画艺术天分者可以优先考虑,还想收几个会英语的徒弟。这样省得像自己一样找翻译,和外国人交流时更方便。

虽然现在日子紧巴,但刘永占已经不再随便卖他的泥塑,即便有人多次央求,他也要考虑许久。“一个山西人跟我求了好多次,他承诺会像我一样爱它,我才给他的。”如果买家不能承诺好好对待他的泥塑,刘永占宁肯不卖,而即使答应了他的要求,卖之前,刘永占还会要求对方把承诺、姓名、电话留下来才行。

责任编辑:晨阳
上篇文章:安徽四位老艺人荣膺“中国民间文化杰出传承人”下篇新闻:没有了
图片 2图片 3重写红楼,黛玉爱上的宝鸡:炎帝故里姜炎文
·用泥土记录童年“泥人赵”和他的泥塑艺术·安徽四位老艺人荣膺“中国民间文化杰出传承·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多项濒危技艺被挽救[图·大力扶持民间工艺美术产业·搭起交流平台泉台交流之凝聚两岸目光(多图·厨房里的风景多姿多彩的浙江嘉兴民间灶头[

见过刘永占作品的人都知道,“泥人刘”的泥塑胜在表情,“绝了!”是人们看到他制作的泥塑时,经常发出的感叹。

曾经“不务正业”

如今成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

两岁丧母,父亲再婚,从小跟着奶奶长大的刘永占童年里并不温暖。十六七岁的他就需要靠出卖体力来养活自己。打小工、下煤窑拉煤,但都坚持不了多长时间,“当时我瘦小多病,干体力活不行。”

生为农民,种地成为糊口的方法。但没过多久,他就成为村里人的笑柄。只要有人问哪块是仁(刘永占的小名叫刘仁)的地,村里人就会说:“你上坡看看,哪里草最多,哪里就是他的地。”因为不懂技术,施肥过多,刘永占种的花生只长秧子不结果。

出力不行,种地也失败的刘永占,此时迫切地想学门谋生的手艺。他曾向不少人拜师,只身来到郑州,但依旧没有拜到师傅,而此时,身上带的钱已所剩无几,刘永占被“困”在了郑州。

一天,刘永占流浪到二七塔,在塔内被二七大罢工的雕塑给“刺激”了,“俺祖辈都是捏泥人、卖泥人哩,所以我就想着用泥巴把他们捏出来。”

回到老家的刘永占开始琢磨捏泥人,他的第一个泥塑,捏的是同村的一个老头儿。“一堵土墙倒了,我就拿那泥给俺村一老头捏了个像,村里人都说像。”

如果说有人称赞他捏的泥人,给了刘永占继续捏泥人的信心,那么第一次靠捏泥人赚钱,则算是给了刘永占极大的动力。

“给庙里捏神像赚了200块钱。”在上世纪80年代初,这么一笔不菲的收入,让刘永占更加坚定信念要做泥塑,“我非得把这泥塑做好,得在河南出出名。”而今,他确实做到了,凭借捏泥塑这门技艺,他已成为河南非物质文化遗产(泥塑)传承人。

突然来了灵感

他半夜起床捏泥人

“捏泥人前你得研究,不是说捏都捏出来了,得有感觉。”刘永占拿起一个鼓着肚子、咧着嘴大笑的泥娃娃,擦了擦额头上的汗说,“你看,就像他,花了几(个)月才捏好的。”

为了捏出这个娃娃,刘永占没少在街边和村里逛,看见谁家小孩儿在玩儿,他就蹲在一边看,看表情、看动作,有时盯得时间久了,还会闹出误会,“不是被人当成疯子,就是当成拐孩儿的了。”

心里有了娃娃的模样,但当真正上手捏时,却总找不到感觉,直到一天半夜,刘永占突然来了灵感,立马起床将这个现在人见人爱的泥娃娃捏了出来。

“感觉这东西说不来,但要想捏出好的作品,必须先研究透了才行。”也正因此,有朋友想请刘永占捏个人像,却收到一个奇怪的要求,“得让我观察一段时间。”

在刘永占的枕头旁边,摆放着一本《隋唐英雄传》,每晚睡前都要看一下,目的是研究人物,为捏出更好的泥塑做准备。

传承受阻

他另辟蹊径收徒弟

对于捏泥塑,刘永占的家人是不支持的,“认为挣不来啥钱,也没啥出息。”刘永占非但不放弃,反倒更加投入,“都觉得不好,那我就把它(泥塑)做好,给他们看看。”

如今,刘永占用实际行动,证明了泥塑的价值,可提起泥塑今后的传承和发展,他就犯了愁。

之前,刘永占陆续收过一些徒弟,这些年轻人一开始很有热情,但后来不是觉得泥塑枯燥无趣,就是嫌做泥塑不挣钱或挣钱慢,陆续都走了,“咱也能理解,毕竟现在环境变了,不是真心热爱,确实坚持不下来。”

为了寻找徒弟,刘永占想了许多办法,但都因为种种原因没法实现,有朋友建议他办泥塑培训班,点燃了他的希望,“收小孩子,从小培养,小孩子只要热爱就会坚持,不像大人考虑得多。”他专门从学校聘请一名美术专业的学生,在培训班讲授理论知识。而他也动员自己的儿子,让其慢慢了解泥塑后,继承这门手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