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是非物质文化遗产,现在很多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技艺都只掌握在极少数民间老艺人手里

“前几年,非物质文化遗产抢救活动还没兴起的时候,景宁畲族自治县有个老人,他平日是个风水先生,一旦族里有人结婚,他就成了次郎。这个次郎了不得,畲族人平时都散居,结婚时突然聚到一起,哪来这么多房子让大家过夜呢?于是次郎就从下午三点开始,不停地唱歌,除了大量传统曲目外,他现场看到什么马上就能编进歌词里唱出来,一直唱到凌晨三点婚礼结束,大伙喝着酒听着歌,热热闹闹就把婚礼办了,谁也想不到要睡觉了。”

和物质遗产保护的是实物本身不一样,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是口传心授的文化和技艺,所以,对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要落实到人。因此,在浙江省文化厅官方网站上,昨天,出现了270个名字,他们作为第一批浙江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拟确认名单被公示。其中有茅威涛、董柯娣、周志华等大家比较熟悉的名人。

昨天上午,在浙江省文化厅会议室,省非物质文化遗产办主任王淼一杯茶,一支烟,娓娓地讲述了一项“非遗”失传的故事,“结果,这个老人去世后,这项绝活就失传了。”

这批要被保护起来的人,分民间文学、民间音乐、民间舞蹈、传统戏剧、曲艺、民间美术、传统手工技艺、民俗、传统医药、杂技与竞技10个类别,列入拟确认名单的传承人都已经从事该专业工作25年以上。

可以说,这样的遗憾至今仍在不停地上演,但是自从浙江省把保护“非遗”当做文化战线的第一任务来抓后,消亡的步伐将会大大变慢。12月5日至11日,首批浙江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人的名单将在《浙江日报》和浙江省文化厅网予以公示,共有188个项目270人入选。

年龄最大的保护对象是宁波“唱新闻”的老艺人顾阿火,今年已经98岁高龄。他5岁双目失明、12岁开始拜师学艺,演了一辈子“唱新闻”,现在住在敬老院里,已经口齿不清了。

什么是非物质文化遗产?

省文化厅非遗办主任王淼说,现在很多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技艺都只掌握在极少数民间老艺人手里,他们一旦故去,就意味着一门技艺失传了,所以现在对老艺人的保护已经是迫不及待了。

酿造黄酒的技术就是“非遗”

“老开心”周志华、“穷开心”徐筱安的爸爸安忠文,这次都作为杭州小热昏的代表性传承人被列入公示名单。每天在电视上露面的周志华觉得,借助电视推广小热昏是个不错的办法。“以前那首《阿六头说新闻》的片尾曲就是用小热昏中的小锣书来唱的,很多观众都喜欢听,觉得蛮亲切的,很容易接受。”

官方解释,非物质文化遗产是指各族人民世代相传的,与群众生活密切相关的各种传统文化表现形式(比如民俗活动、表演艺术、传统知识和技术,以及与之相关的器具、实物、手工艺制品)和文化空间。

考虑到很多民间艺人生活比较困难,我省将对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给予一定的经济补贴,其中65周岁到69周岁的,每人每年给予3000元补贴,70周岁以上的,每人每年给予4000元补贴。这一专项补贴主要用于传承人带徒传艺、培训讲习、整理出版有关资料、展演展示、学术交流和生活费用。而每年拨出一笔固定的费用对传承人进行补贴,这在全国尚属首例。

王淼对这些干巴巴的概念给出了生动的解读:“‘非遗’有三个特点,一是非物质性。有专家开玩笑说,文物是个东西,非遗它不是个东西,其实,它是一种生产或者生活方式。比如说,一坛800年前的黄酒是文物,酿制黄酒的古老技术就是‘非遗’。二是传承方式属于口传心授,因为它多属于草根文化,典籍很少记载,事实上,也很难记载。这也决定了,人是‘非遗’的保护主体,它与人的活动息息相关,是靠人传承下来的。第三,它具有世代相传的特点,可以梳理出清晰的传承脉络。”

所以,这两年在荧屏上大热的“杭州小热昏”、金华火腿、绍兴黄酒的制作技艺、胡庆余堂和张同泰的中药文化、乐清的细纹刻纸、长兴的百叶龙、畲族的民歌,全部属于“非遗”。2005年5月、2007年6月,浙江省政府先后公布了两批浙江省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单。这次公布的传承人名单,覆盖了民间文学、民间音乐、民间舞蹈、传统戏剧、曲艺、民间美术、传统手工艺、民俗、传统医药、杂技与竞技共10大门类。

浙江省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现状如何?

老的老,死的死,不容乐观

王淼轻叹一口长气:“以前有人说过一句话,‘每分钟都有一个老人死去,都有一门绝技失传’,这并不是危言耸听。”

周志华,除去“阿六头”的外衣,周老师的另一个身份是杭州小热昏传人。这一次,他与安忠文老师一起被评为小热昏的代表性传人。“小热昏啊,老的老,死的死,剩下来也就我们这么几个人了,下一代里想找出和我们水平接近的人,难了。”周志华一贯的轻言慢语里透着忧心忡忡,“一句话,青黄不接。”

小热昏还算是活得较好的,更多的非遗,情况远比小热昏危殆。所以,省文化厅和省财政厅联手,将对年满65周岁的代表性传承人发放艺术补贴(65-69周岁每人每年3000元,70周岁以上每人每年4000元)。发这笔钱,是希望传承人能够积极地配合有关部门搞好非遗的保护发展工作,能够积极地带徒传艺。这是一个方面,另一方面,如能挖掘出非遗里蕴涵的经济效益,恐怕能更好地保护非遗。

比如,“阿六头”出名之后,小热昏也随着周志华的名字提高了出镜频率,周志华多么希望能因此多些人来关心小热昏:“选择传人是有一定条件的,首先要热爱,然后要有天赋。但是,现在我哪有资格去苛求?有人肯学已经很好了。只有更多的人来学习之后,我才有挑选的余地,这项技艺,才能够真正地传下去。”

这就像是在历史的长河中,人与时间的一项接力赛。在政府这只有形的手的托举下,“非遗”这根接力棒,有希望传得很远,很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