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孝义木偶戏的第六代传承人,看木偶戏的人少了

图片 2

在一千多年的传承和发展中,横峰提线木偶吸收了赣剧元素形成了浓郁的表演特色,并保留了全本《西游记》、《木莲传》、《薜平贵回窑》等60多本剧目。每年,三位老人都会到横峰、弋阳等地的农村演出一到两个月,受到农村观众的欢迎。作为横峰提线木偶最后的三位传人,后继无人,成了三位老人最大的担忧。

据福建省文化厅社文非遗处副处长林丽永介绍,这一计划主要包括:采用学校教育、师傅带徒、剧团培训等方式,培养木偶戏传承人;推进“木偶戏进校园、进社区”,普及木偶戏知识;编写木偶戏教材、普及读物,制作音像制品等。

近日,一批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统手工艺人走进山西省太原市河北街小学,学生们在手工艺人的指导下体验传统艺术木偶戏,并制作了面塑、绛州木版年画等非遗作品。

在这次普查中,如果提线木偶一旦被确定为非物质文化遗产,横峰提线木偶这门古老的艺术将获得有效的传承和保护。

据林丽永介绍,福建省已在50多个学校开展“百场木偶进校园”活动,建立了20多个公众木偶社团组织,培养了数以万计木偶戏欣赏者。福建木偶戏国家级代表性传承人已有15名,省级代表性传承人25名。

中新社吕梁10月19日电 题:山西孝义木偶戏:寻找接力少年不让古老艺术失传

height=”11%”>

“原来没有人愿意来剧团,现在演职人员已有40多人,明后年还要再招一批。”岳建辉说。

“非遗传承要从娃娃抓起,只要孩子们了解并喜欢木偶戏就不怕后继无人。”山西省吕梁市孝义皮影木偶剧团团长、孝义木偶戏“80后”传承人刘亚星如是说。

横峰县文化局副局长黄国胜介绍到:“今天大家看到的这个木偶戏,是我县流传很久的一个业余木偶剧团,这些艺人通过自己的努力,在我们城乡有一定的影响,据他们说,这个木偶戏流传到横峰已有一千多年的历史。”

“看木偶戏的人少了,学木偶戏的人也少了,木偶剧团生存空间越来越小。”漳州木偶剧团团长岳建辉说,“整个木偶剧团队伍青黄不接。”

谈及训练情况,刘亚星说,学习木偶戏很辛苦,难度较大。先要练习举功,从3分钟、10分钟、半小时,直到能持续且稳当地举1小时木偶,然后再练分解动作,培养一位成熟的木偶戏演员至少需要两年时间。“我刚开始学习木偶戏时,每天练举功觉得很枯燥,当时想过放弃,但是看到老前辈们在舞台上表演,观众掌声不断的场景,我就坚信有一天自己也能站在舞台上,慢慢地想法就改变了”。

这三位老人原本都是横峰司铺乡牛桥木偶剧团的艺人,随着几十年前剧团的解散,这提线木偶也淡出了人们的视线,要不是这次县文化部门的普查,已很少有人还记得横峰有这么个历史悠久的木偶表演了。

福建木偶戏遇到的问题是非物质文化遗产面临的普遍问题。福建省文化厅副厅长陈吉说,不少非物质文化遗产缺乏“生气”,甚至濒临灭失,加强保护和传承人的培养是当务之急。

“在国外演出时,反响比较强烈,当时看到中国传统文化走出国门并得到认可,我感到很自豪。”刘亚星感慨,外国友人看到没有表情、呆板的木偶,通过表演“活”了起来,他们感到很神奇,演出结束后,他们还排队要签名并与木偶戏演员合照。

责任编辑:晨阳 上篇文章:陈新华泥巴忙人下篇新闻:没有了
图片 1图片 2牛郎织女传说被商业浪《印象·刘三姐》留下
·提线木偶:横峰濒临失传的艺术·陈新华泥巴忙人·传统资源被蚕食民族传统资源保护需突破僵局·文化古城泉州:历史与现代的和谐对话[组图]·木鱼南音难入“非遗”
后继无人濒临绝种(图·文化遗产保护:一组待解的难题[图]

泉州木偶剧团团长王景贤分析说,要传承、发展木偶戏,从业人员首先要对这种古老艺术有强烈使命感和责任感,甘心坐冷板凳,能够为木偶戏坚守。政府要珍视这种传统艺术,营造良好社会环境和发展空间,让更多人了解和支持。

谈及传承,刘亚星说,现在正通过非遗进校园、送戏下乡等活动,开设非遗课程实践基地的研学班,寻找一些对木偶戏感兴趣或有天赋的孩子,进行定向培养,他希望年轻人能将孝义木偶戏传承下去,不让古老艺术失传。(完)

艺人黄歪仔告诉记者:“
我年纪大了,都69岁了,我希望这戏不要失传,希望政府出钱把年轻人找来巩固下去,不要失传。”

福建省还建立完善福建木偶戏演出场所、传习所、展示馆;开展区域间、国际间合作;建立研究中心和信息资料中心,加强木偶戏表演艺术、造型艺术研究等。

作为孝义木偶戏的第六代传承人,刘亚星告诉记者,从儿时起他就观看家人和剧团的老师傅表演木偶戏,受环境熏陶,他开始学习并喜欢上木偶戏。

为使横峰珍贵、濒危并具有历史、文化和科学价值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得到有效保护,横峰文化部门在全县范围内开展了普查工作,近日,三位老人的提线木偶进入了工作人员的视线。

“福建木偶戏后继人才培养计划的实施对非遗保护和发展具有样本意义。”福州大学社会学系教授甘满堂认为,这一计划既充分发挥了木偶剧团等各种专业机构的力量,又调动了社会公众力量参与,同时有效利用了各种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和资源。这些做法值得借鉴。

作者 吴琼

还将通过社区、专业机构和政府的合力,采取网络、数据库、国际学术会议、专题论坛,以及合作交流等方式,与国际社会分享福建木偶戏保护经验。

目前,孝义皮影木偶剧团能表演《三调芭蕉扇》《义虎千秋》等4项大戏和20余个折子戏。刘亚星介绍,木偶戏演员多为科班出身,很多年轻人毕业后不愿意重新学习一门新艺术,出现老艺术家们已经退休、年轻人员不足的情况。

另外,福建省已完成对福建木偶戏普查,59个剧目及70位传承人的相关资料得以保存;福建省非物质文化遗产博览苑、泉州非物质文化遗产博物馆、泉州嘉礼馆等传习基地和交流展示场所相继建成。

据记载,孝义木偶戏于宋代传入,至今已有1000多年的历史,属北方派系,因由三根棍杖配合完成表演,故称为杖头木偶。以前娱乐项目比较少,白天上演木偶戏,晚上上演皮影戏,民间就有“白昼木偶作怪,夜晚牛皮成精”的说法。

濒临失传

“现在,剧团里有10位‘80后’孝义木偶戏传承人,是团里最年轻的一批演员。”现年64岁的刘二已经表演孝义木偶戏40余年,作为老一辈传承人,刘二希望先让孩子们从基础上了解传统木偶,再让他们亲身体验,感受木偶戏的魅力。

2006年,福建省文化厅牵头制定2008年至2020年福建木偶戏传承人培养计划,从培养挖掘从业者、潜在从业者和欣赏者等三方面着手,提高福建木偶戏内在存续能力,改善其生存环境。

2006年,孝义木偶戏入选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早年间,孝义木偶戏仅流传在山西省吕梁孝义市及周边市县,后经当地政府支持,近年走出山西,奔赴中国各地及海外演出。

王景贤说,泉州木偶剧团与上海戏剧学院等艺术院校合作,招收了20多名学生;与厦门大学、华侨大学等高校设立木偶戏学习基地;到50多个国家和地区演出交流,还接受美国、澳大利亚等地学生求学。

专家认为,对非物质文化遗产,应遵循“保护为主、抢救第一、合理利用、传承发展”的原则,普及、提高全民保护非遗意识,提高非遗社会认知度,形成合力;适度开发,适当创新,吸引年轻观众从业和欣赏;政府从资金、人才等方面倾斜,给予保障,推动非物质文化遗产延续和发展。

陈吉说,福建省将继续推进木偶戏后备人才培养,扩大木偶艺术的社会普及面,改善木偶戏生存和发展环境,开展木偶艺术国际间合作交流。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公约》分“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急需保护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和“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优秀实践名册”三个保护序列。福建木偶戏后继人才培养计划入选优秀实践名册,实现了中国在“非遗”保护领域的“大满贯”。

示范作用

“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优秀实践名册旨在鼓励缔约国推荐最能体现公约原则和目标的区域性保护计划、项目和活动。”文化部有关负责人说,“这是国际社会对我国非遗保护工作的肯定,将进一步推动我国开展非遗保护领域的国际交流和合作。”

陈吉认为,非物质文化遗产首先要抢救、保护。“对非物质文化遗产的认识,要放在历史坐标上看,它们是祖辈遗产,我们要在传承基础上,加以发展。”

福建木偶戏主要分为提线木偶和掌中木偶两种。公元十世纪开始在闽南地区传播,日积月累,形成了许多传统剧目、音乐唱腔,以及丰富的表演技法和体系。

福建木偶戏后继人才培养计划成功入选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优秀实践名册,实现了中国在这一领域零的突破。专家认为,福建木偶戏后继人才培养计划对其他传统艺术有启示作用。

但随着文化传播方式多样化,加之其表演技法复杂、练习时间长,年轻人学习和传承意愿不强,木偶戏后继乏人。

据介绍,联合国将把福建木偶戏后继人才培养计划在全球推广,并组织其他国家艺术家、兴趣爱好者到中国学习交流,让世界遗产实现世界人民共享。

培养人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