靳正新被吸收为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耿村流传的故事无所不有

图片 5

图片 1

图片 2

靳正新:中国故事第一村“故事篓子”
图片 3

耿村,地处冀中平原,隶属河北省藁城市常安镇。是个仅有280多户、耕地1300亩的平原小村。据藁城地名志记载,这里古为中山国地;明太祖朱元章义父耿再辰死后封王葬此,派本县靳氏七人前来看坟守墓,渐渐形成村落。初称看坟庄,后嫌不雅,改为耿村。

王发礼、侯果果、靳瑞菊在一起交流故事。

现年七十九岁高龄的大型民间故事讲述家靳正新

自古以来,耿村就处于山西阳泉到山东德州的交通要道上,所以这里的一、六日集市一直十分繁华。每年农历四月初一到初四的耿王庙会,吸引着方圆百里的善男信女和各种客商。各地的敬佛团还来跳担经舞、打扇鼓,许多民俗节目也都来沿街表演,唱大戏、说书更是不可缺少。村内外曾有耿王墓大仙堂、自落寺、真武庙等十座大小寺庙,它们虽然已被历史湮没,但四月四庙会至今仍十分兴隆。据调查,本世纪40年代,村中仅有400余人,却有大小店铺、作坊100余座,庙会期间的临时摊点不可胜数,故有“小村大集”“一京二卫三耿村”之美誉。四面八方的客商带来了各种各样的生产生活用品,还带来了他们的故事、歌谣。耿村人外出经商、游历、当兵,也带来了天南地北的文学作品。这里便形成了一个商品和民间文学的聚散地,积淀成一个民俗文化的大矿。所以,经商、讲故事成为这个文化居落的两大古风。

河北小村庄4000多个故事传承数百年

靳正新
,男,1928年出生,藁城市耿村人,农民,小学文化,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能讲550个民间故事,是河北省作品最多的民间故事家之一。他的故事内容丰富,上至三皇五帝,下至抗日战争以来的英烈故事及改革开放年代的新人新事。靳正新善于对传统民间故事进行修补性加工、再创作,因此所讲故事结构完整,情节曲折,不乏5000字以上的大故事。其讲述的清官故事《砂锅记》曾获得“第三届河北文艺振兴奖”。1994年出版的《靳正新故事百篇》荣获第五届河北文艺振兴奖和中国北方民间文学一等奖。他在1991年5月召开的中国耿村国际学术会议上和1997年美国故事协会旅行团与耿村人民的联欢中,曾担任重要角色。

1987年春,石家庄地区、省和全国有关负责同志相继入村考察,都认为这是一个罕见的民间文学和整个民俗文化的富矿,并相继组织普查
20次,投入125人次,累计2685个工作日,被专家称为“耿村文化工程”。

耿村的故事可以讲一千零一夜

1998年12月,在北京国际大厦举行的保护中国民间文化遗产汇报暨民间故事家协会命名大会上,靳正新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和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授予“中国十大民间故事家”荣誉称号。
靳正新,男,76岁,河北省藁城市耿村人。他一生坎坷,政治上几起几落,但始终没有放弃对口头文学的爱好。他共讲述过民间故事5000多个。他的故事结构完整,情节曲折,不乏五千字以上的长篇幅故事。
1990年,靳正新被吸收为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还被评为“全国十大民间故事家”之一。

在耿村,已发现男女故事讲述者155人。按照国内外一些专家对民间故事家的划分方法,确定能讲50个以上者、100个以下者27人为中型民间故事讲述家。讲100个以上者18人为大型民间故事讲述家。最大者80多岁,最小的10岁。王玉田一家三代都讲故事,为故事家庭,张才才、侯果果为故事夫妻,张才才、张才长为故事兄弟,张书娥、王连锁为故事母子,靳建民、靳清华为故事父子。

距离省会石家庄四十多公里,有个以故事闻名的村庄——耿村。这个1300多人的村子,上至八旬老人,下至四五岁的小孩,故事张口就来。从开天辟地的神话,到各朝代的奇闻逸事、民间传说,到抗日战争、解放战争的故事,再到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的新生活,耿村流传的故事无所不有,
耿村也因此享有“中国故事第一村”的美誉。

生平

耿村故事的代表作品为《砂锅记》、《三代人比美》、《兰桥断》、《孙清元大战孙二寡妇》《画中人指点状元》、《新郎新娘入洞房的来历》、《藁城宫面的来历》《泰安神州游记》、《虱于告状》《朝霞和晚霞》、《后娘枣树亲娘柳树》、《抗日英雄郭大娘传奇》等。

图片 4

靳正新,男,六月十六日生于耿村。乳名领群。幼时,他和爷爷奶奶、爹娘及一个姐姐口人一起生活。爷爷靳老茂开着茂盛馆铺,又是客店又是饭馆,买卖兴旺,小日子红火。

故事家中代表人物为:1、靳正新,男,1927年生,能讲500多个故事,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1998年被评为全国十大民间故事家之一。他一生风雨坎坷,政治上几起几落,但从未放弃对口头文学的爱好和追求。善于对传统故事进行修补性加工、再创作,因此,所讲故事结构完整,情节曲折,不乏五千字以上的故事。其讲述的《砂锅记》和故事专辑《靳正新故事百篇》分获省文艺振兴奖。2、靳景祥,男,1928年生,有故事340多个,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曾出席中国故事学会承德会议,是河北省著名民间故事家之一。少年时曾随伯父新英瑞说书卖艺,年青时曾在村秧歌团粉墨登场,还做厨师多年。他讲故事绘声绘色,使人物形象栩栩如生。爱用证书套语,从而起伏有致。他的眼神、手势以及喜怒哀乐表情,很能调动听众情绪。

耿村“故事墙”。

父亲靳宏福交往广泛,善于经商。他常说:“活套买卖赚人钱。”把老熟客的钱赚了不少。但是。就在小领群岁那年,宏福得了不治不症。临死,他把父亲老茂叫到跟前,嘱咐他别再干这种生意以防对一些事情处理不好栽跟头。宏福死后,又维持了一年,铺便关了门,只开着了骡马店。

3、王玉田,男,1915年生,“七·七事变”后高中毕业,经过商、种过地、在旧军队中任过职,回村后当过教师,“四清”“文革”中受过冲击,是耿村一传奇人物。他有民间故事
200多个,是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河北省著名故事家之一。善讲人物和地方传说及有诗有文的生活故事,常以诙谐幽默的美言妙语引人发笑。在他的影响下,其老伴、儿子、儿媳都会讲很多故事,成了全省有名的故事家庭。4、孙胜合,女,1927年生,是耿村女故事家的代表人物,虽不识字但博闻强记,能讲260多个故事,她的一生有很多不幸的遭遇,造就了她极其坚强的性格,她的民间故事多为幻想和鬼狐精怪故事,语言土味十足,无论在怎样的场合,无论面对多少中外友人从不怯阵,深受中外友人的好评。5、夫妻故事家张才才、侯果果。张才才,男,1931年生,其父是村中有名的“笑话篓子”他自小喜欢故事,不但听父亲讲,还去街中店铺听别人讲。久而久之,许许多多的故事就在他的心中生了根。曾参加村中秧歌剧团,主演彩旦。剧团的生活也丰富了他的故事。他还在生产队任过会计、队长等职,因此他讲述故事时大方、开朗、风趣、毫无拘束之感。张才才能讲200多个故事,大部分是生活故事,善恶分明,说服力强。其妻侯果果也是一位故事家,已有故事150多个,且开朗泼辣,两人常以故事闹玩笑。

文化普查查出“富矿”

姐姐好说好笑,在耿村街上人缘好。大小家政由她主持。她挺爱讲“笑话”,爷爷也常常讲古。为了哄小领群高兴,就给他讲《老虎和猴子怕漏》、《三皇姑出家》、《女娲补天》,母亲也讲傻小子。他们还讲了许多狐仙魄力怪之类的故事和义和团、少林寺的传说。大约岁时,他就给小伙伴们讲那神奇的故事,甚至是《茅山学艺》这样五、六千字的长故事。一些大人发现他给同学、同伴讲,就叫他“小笑话贩子”。

据统计,已经记录、整理出耿村文字资料4630多篇,约5000余万字(加原始记录稿约950万字)。先后编印内部科研卷本《耿村民间故事集》五部,公开出版了故事家专集《花灯疑案》、《兰桥断》(张才才、侯果果夫妻讲述)《秀姑》、《卧牛山恩仇》(王玉田、王仁礼父子讲述)、《靳正新故事百篇》等5部,出版研究性著作《耿村民俗》和《耿村民间文学论稿》、《中国耿村国际学术会议论文集》三部,精选出版了耿村93人的作品《耿村故事百家》一部。1999年8月出版了455万字的《耿村民间文化大观以是耿村民间故事。歌谣、谚语及研究成果之集大成,更是一部对开发民间文化宝库具有典范意义的扛鼎之作。共有内部和公开书籍15部,计955万字。1988年,省集成办召开了“耿村故事家群及其作品讨论会”先后有139位专家学者到耿村做了考察。1989年6月,中国民协副主席贾芝在匈牙利国际学术会议上重点介绍了耿村文化,引起了强烈反响。

孔子借粮、文王吐子、负荆请罪、寸草春晖、张果老倒骑毛驴……走进耿村,从广场走廊到道路两旁的农舍,砖墙上的图画故事让人一路目不暇接。

图片 5

1991年5月中旬,召开了“中国耿村故事家群及作品和民俗活动国际学术讨论会”,中外专家学者60多人考察了耿村。中外学者一致肯定耿村文化现象是世界民间文化的奇观。1992年7月,河北省文艺界代表团应邀访问了日本,双方就耿村文化现象做了进一步研讨。

靳春利的家离村口不远。一早听到记者敲门,靳春利以为是来村里听故事的游客,“你看我家一早就开着门,因为经常有游客来,也有来采风的、考察的”,他看着记者,话语间透着自豪。靳春利是耿村民间故事协会会长,他家院子很热闹,平日里是乡亲们讲故事唠闲篇的小据点。

耿村小学的学生们在课余围成一圈讲故事

在一个只有一千多人的小村子里发掘出如此丰硕的成果,堪称民间文学的奇迹,海外著名民间文艺专家金荣华教授称之为“世界第一”是中华民族值得骄傲的事情。

耿村从一个默默无闻的小村庄到入选国家级非遗名录,成为名头响当当的“中国故事第一村”,土生土长的耿村人靳春利是推动者之一。

他进了本村小学一年级。不久,爱上了国文课和小楷书毛笔字,常在班一受表扬。他还爱上了课外书,曾和两个同学合习了一些故事书,办起了小小图书馆。他又看又讲,吸引着许多同学。但好景不长,芦沟桥一声炮响,日本鬼子打过来了,他的书念不成了。他恨透了日本鬼子,下决心不念东漳书,就不再上学,天天去拾柴割草。前几年,他常常在冬春课余时间去拾柴,卖野药的高玉山喜欢他,常常领他去,边干边讲故事。所以他对拾柴割草也是很有兴趣的。失学后,姐姐让他到饭铺打杂、记帐,不久又去靳老乔、张老进、侯老瑞的饭铺去拉火。日伪讲什么“爱护村”,让人们挖护村沟。这沟,底宽一丈二,上宽一丈五,深一丈二。当时,他才岁,就包下了一丈。咬牙拼命干了一个多月,才把这一丈的任务完成接着要修石德铁路,他被抓去当因为人小个矬,担着土篮一仄一晃。一次,正好在监工的日本兵面前拌了个跟头,撒了土,立即被乒乓打了两个耳光。他气得攥起了小拳头。一个上年纪的老人怕他再惹祸,忙把他拽到身后,为他求情。他忍着疼痛和怒火,担呀担呀,小肩膀肿得老高老高。放歇时,有人讲起了故事。他想:要有孙悟空的本领多好,我非把日本鬼打光不可!

他告诉记者,耿村人讲故事的风俗有数百年之久。相传耿村建于明初,因明太祖朱元璋的义父耿王埋葬于此而得名。这里地处山西阳泉到山东德州的交通要道,每年农历四月的耿王庙都会吸引各路商贾。康熙年间,耿村成为贸易集散地。客商带来了各种货物,也带来了他们的所见所闻和各地的民风民俗。耿村人外出经商、当兵、游历,也带回了他们听到的故事和传说。天南海北的故事在这里汇集,爱讲故事的耿村人口口相传。

相关文章: 靳景祥:绘声绘色描世情
苗族刻道吴治光–“歌师”的歌棒也不离身 苗族歌师王安江——30多年乞讨
苦恋古歌
苗族古歌民间口传:民族的心灵记忆

上世纪八十年代,爱好文学的靳春利向藁城文化馆报告了耿村故事的信息,专家们发现这是一座民间文学的富矿。在全国民间文化普查中,“故事村”揭开了神秘面纱。1987年至2015年,经历12次大型民间普查,在耿村发现能讲50个故事以上的大中型故事家100多人。靳春利的父亲靳正新能讲800多个故事,生前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和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授予“中国十大民间故事家”称号。

第1页第2页第3页

现如今,耿村故事家有50多人,其中能讲一百个故事以上的20多人。

耿村有多少故事?经过专家普查,共搜集到了4000多个故事,整理了6300万字的文字,编印了5卷《耿村故事集》、6卷《耿村一千零一夜》,公开出版了由耿村故事家讲述的7本故事专集,以及400多万字的研究性著作《耿村文化大观》。

他们都是有故事的人

哪些人最会讲,他们爱讲哪个类型的故事,各有什么特色——这些年一心扑在耿村故事上的靳春利摸了个透。“故事太多了,神话、民间传说、动植物寓言、人物传奇、奇闻逸事,无所不有。还有很多现编的新故事,身边发生的事,有意思的、有意义的,都是故事素材。”靳春利说,乡亲们讲故事也各有各的特点,比方说有些故事口口相传大伙儿都会讲,有的擅长抖包袱,有的动作丰富边讲边演惟妙惟肖,不同的人讲起来还真就不一样。大家伙儿常常聚在一起赛故事,比比谁的故事新,谁讲得更好。

讲故事、听故事是村民们日常生活的一部分,拉家常用故事,教育子女用故事,开导自己用故事,劝解他人也用故事。

为人处世的道理,故事一讲就明白。靳春利绘声绘色地讲起来,“有个老头,老伴去世早,他把三个儿子抚养成人,都成了家。有一天,一家人一起吃饭,三个儿媳妇都抢着把面条盛到自家男人的面前,锅里汤多面条少。老头说,每个人说一句诗,说完了再吃饭。老大说,吃饭还是家常饭;老二说,穿衣还是粗布衣;老三说,知冷知热还是恩爱妻。李老汉长叹一声,要是你娘还活着,我这碗面没这么稀。”一碗面条的故事劝善劝孝,生动诙谐。

年近八旬的老人侯果果来串门,听到这里也来了兴致,现场讲了一段故事。老人虽然年纪大了,讲起故事来却是神采飞扬,声音特别洪亮。

侯果果和丈夫张才才一个是省级非遗传承人,一个是国家级非遗项目传承人,两人还出版了故事合集。作为耿村有名的故事夫妻,老两口曾被邀请去央视录节目。去北京的火车上有一段小插曲:坐在旁边的乘客听说侯果果因为会讲故事要上央视,就请她现场讲一讲一饱耳福,结果听入了迷忘了下车,多坐了一站地才发现。

讲故事这么多年,让老人特别有成就感的是,故事不仅是生活的调味品,也是生活的润滑剂,自己灵机一动现场发挥的段子,还能帮别人消除坏情绪,化解矛盾。“有一年我回娘家。邻居两口子吵架,女的生气了,三天不下地。到她家一看,床上躺着呢。我往桌边那么一站,讲做馒头的故事,招呼她‘发面了,快点起快点起!’她一听就乐了,笑着下了床。”这个劝法话不多却很管用,对方不会觉得尴尬,经这么一劝也有了台阶。

走出田间地头走出国门

在村民眼中,会讲故事是最稀松平常的事,他们没有想到,这些乡间故事还走出了“国门”。

1989年在匈牙利布达佩斯召开的文学年会上,中国民协副主席贾芝特别介绍了耿村民间故事普查及耿村故事家群,打开了耿村与世界文化交流的大门。耿村民间故事也从这时起,吸引了国内外众多学者游客的目光。

靳春利告诉记者,美国女娲故事讲述团2002年开始多次来到耿村交流,“其中一次印象特别深,跟他们一起来的还有一个因为耿村故事特意回乡的17岁华裔女孩。”女孩在美国长大,老家在河北石家庄,但从未回来过。一个偶然的机会,喜爱民间故事的她在课本上看到了民间故事村耿村,并得知耿村是河北的一个小村庄。当时关于耿村的报道很少,她问过父母,但他们不知耿村在哪里,于是给老家的小姨打电话。小姨找到市文联一问,耿村离石家庄市只有四五十公里。这个消息让女孩非常激动,她决定马上要回来看看,看看老家,看看神秘的故事村。于是,她作为女娲故事团的联络员先行来到耿村,在这里过了一个特别有意义的中秋节。耿村民间故事逐渐在世界舞台上崭露头角,美国、德国、日本、韩国等来自世界各地的专家学者纷至沓来。

“故事家庭”接力传承

让历史悠久的耿村故事更好地流传下去,是耿村人的心愿。

侯果果告诉记者,不仅她和老伴儿爱讲故事,儿媳也是一个中型故事家,今年17岁的孙女性格开朗,故事张口就来。

今年63岁的靳瑞菊,一家三代都是故事家。她的母亲是孙胜台,名声在外,曾多次给专家团队讲故事,是耿村女故事家的代表。靳瑞菊的三个女儿,有两个是故事家。

55岁的王发礼是市级非遗传承人。他从小就经常到大伯家听故事,“大伯是大故事家,能讲四五百个事故”。除了家庭传承的故事,王发礼的故事来源还有外出打工时的所见所闻。他讲的故事往往短小精悍,生动幽默,又能与城市生活联系起来,很有时代气息,成为耿村中青年故事讲述家的代表。王发礼的妻子擅长讲故事,她的母亲是一名大型故事家,很多故事从母亲那里传承而来。现在,王发礼的女儿在晋州经营一家熟食店,耿村故事帮她吸引了很多顾客,“不少人是奔着听故事来的”。

故事夫妻、故事家庭是耿村故事传承的一大特色,血缘和姻亲关系成为故事传承的链条。
在一代又一代的传承中,耿村的故事流淌成河,热爱民间文学的年轻一代,肩负起耿村民间文学的希望和未来。

本报记者 赵晓路 文并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