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中国惟一的一个宦官文化陈列馆,田义唾沈一贯一事

图片 1

一生只能做奴才,因为被割去了生殖器,不光无法娶妻生子,有的连正常的小便都很难自控。

石景山模式口段,前临京西著名的“驼铃古道”,背倚气势雄伟的蟠龙山,我国首座宦官文化陈列馆——田义墓即坐落于此。田义墓是目前国内保存最完好、规格最高、石刻最精美的太监墓,对此,包括舒乙等作家均有过详细描述记载。田义墓同时也是我国首座以宦官历史新知网为题材的专题博物馆。
田义“别号渭川,陕西华阴人也”,生于明代嘉靖十三年,卒于万历三十三年。儿时聪慧,举止不凡。9岁时被净身送入宫中当太监,不久被选送到专门训练培养宦官的内书堂读书。“隆庆中,选六科廊掌司”,管理“内外章疏”和内官档案。万历皇帝登基后,“察视左右”,发现田义忠诚干练,“可大任”,将其提拔到文书房当管事。后又升任内官监太监,赐“蟒衣玉带”。万历十一年,任命为南京副守备,以南京司礼监太监掌南京内官监印,3年后转升正守备兼掌南京司礼监印,“岁加禄米”。万历十七年,田义被召回北京担任司礼监随堂办事,“总理中外文书,提督教习兼督礼仪房”,“钦赐坐蟒,许禁地乘马”。万历十九年,掌司苑局印。万历二十年,兼掌巾帽局印,“钦赐内府坐凳杌”。万历二十四年,掌司礼监印兼掌酒醋面局印。上述职务权势很大,可谓“无宰相之名而有宰相之实”。
史书中关于田义本人的记载并不多。
一处出自“卷一百三十,列传第一百六”中的沈一贯传,田义唾沈一贯一事。万历三十年二月,沈一贯时任内阁首辅,“帝忽有疾,急召诸大臣至仁德门”,“独命一贯入启祥宫后殿暖西阁”。万历对沈一贯所言中提到了免除百姓矿税之事:“矿税事,朕因殿工未竣,权宜采取,今可与江南织造、江西陶器俱止勿行,所遣内监皆令还京”。沈一贯出拟旨以进,因此得民心之事,“诸大臣咸喜”。出人意料的是天还没亮,万历病竟然好了,后悔要废除矿税。“中使二十辈至阁中取前谕,言矿税不可罢。”“一贯欲不予,中使辄搏颡几流备,一贯惶遽缴入。”而当万历打算收回成命之时,“司礼太监田义力争。帝怒,欲手刃之。义言愈力,而中使已持一贯所缴前谕至。后义见一贯唾曰:‘相公稍持之,www.lishixinzhi.com矿税撤矣,何怯也!’”“矿税之害,遂终神宗世”——由此,人民又多吃了18年的矿税之苦。蔡东藩先生在《明史通俗演义》中就此事称赞田义:“不期太监中,亦有此人,其名曰义,可谓不愧。”
一处出自“卷一百四十九,列传第一百二十五”中的吴宝秀传,田义救宝秀一事。吴宝秀,平阳河前(今浙江苍南县龙港镇湖前)人,万历十七年的进士,官拜大理评事,后被贬为南康知府。万历二十七年,“湖口税监李道横甚,宝秀不与通”,却终被李冤枉入狱。其妻陈氏为此将积蓄交与其妾以作赴狱路费,上吊而死。“宝秀至京,下诏狱”。而“抚按及南北诸臣论救者疏十余上,帝皆不省。”一日,“司礼田义汇诸疏进御前,帝怒掷地。义从容拾起,复进之,叩首曰:‘阁臣跪候朝门外,不奉处分不敢退。’帝怒稍平,取阅阁臣疏,命移狱刑部。皇太后亦闻陈氏之死,从容为帝言。至九月,与一元等并释为民。归家,逾年卒。”此处记载他不畏帝怒,从容进言,拯救义士,斯为义举也。
田义的正邪忠奸,有限的资料,我们尚不能完全判定。但至少有一点,相比明朝的其他大太监,他是为数不多的、有存于正史和民间的被人称赞的事例的。于宦官这个群体,已实难得了。
田义死后,万历悲痛不已,特赐他模式口茔地一区作为佳城,“树享堂碑厅”。后有十几位太监羡慕田义的人品和威望并追随他而葬在了田义的墓地中,因此形成一个规模不大,但内容丰富的太监墓群。
田义墓损坏最严重的是在民国期间,随葬品几被洗劫一空,仅剩下墓碑、石刻雕像和残缺不全的楠木棺板。幸而陵墓整体风貌未被损坏。1997年,石景山区文化文物局考虑到田义墓的价值和抢救的紧迫性,多方奔走,力主收回了田义墓,经整治后着手建立宦官文化陈列馆和石刻博物馆。2001年,田义墓被北京市人民政府列为市级重点文物保护位,田义墓和慈祥庵逐步恢复明朝时的建筑结构,增添大量的文字和,新添诸多可移动文物,从方方面面完整展示我国几千年来的宦官历史新知网、墓葬文化及精美石刻。
杨博贤王董瑞

在中国历史上,曾经有过这么一群生理畸形的男人,他们有时命贱如蚁,有时却能威慑天下,而这所有的悲剧和跋扈都来自一个原因,他们伺候的是最高统治者——皇帝,以及皇帝的家眷们。

图片 1

这些男人,在不同的时代有不同的称谓:太监、宦官、阉人、公公……不过,随着1996年中国最后一个太监孙耀庭的逝世,这个在封建王朝独有的人群终于在中国彻底消失。

近日,北京一个博物馆的修缮消息,又一次让太监成为公众关注的焦点。这是一个身处太监陵墓的宦官文化陈列馆,它即将进行全面升级,并计划明年7月重新向公众开放。据该馆负责人介绍,这是中国惟一的一个宦官文化陈列馆,而它所在的明朝大太监田义的墓也是国内保存最好的太监陵墓,届时将会向公众展示一个人所未知的太监历史。

在记者采访之初,北京市文物局办公室的有关人士却对宦官文化陈列馆这个名词显得很陌生。为何一个明朝太监的陵墓能保存那么完好,该博物馆将向我们展现什么样的太监文化,历史上真实的太监是不是都跟故事里那些大宦官一样祸国殃民?经过本报记者连续多天的深入采访,太监博物馆渐渐揭开神秘的面纱,一段段充满诡谲、荒唐、屈辱和辛酸的历史也慢慢浮出水面。

馆长:留存那些可怜人的记忆

这里曾经是明朝皇帝钦赐的太监陵墓,这里也是清朝太监养老送终的归宿,这里又是孩子们的乐园,这里还是居委会大妈的办公室。当历史以无可阻挡的步伐前进时,这个为没有生殖器的男人安置入土之处,默默地承担起各种时代所赋予它的记忆。当这里成为宦官文化陈列馆后,这里除了记忆原主人的一生荣辱之外,还在为中国古代所有的太监保存记忆,那是一段朦朦胧胧又不能忘却的历史。

门票8元

受传统文化的影响,很多人说起太监,就会咬牙切齿地想起那些在戏台上唱白脸的奸臣,比如秦朝的赵高和明朝的魏忠贤等等。开设这个宦官文化陈列馆是在为这些奸人平反还是继续口诛笔伐呢?

“我们主要是记录太监的生活。”北京宦官文化陈列馆馆长庞献辉说,“尽管历史上的确有一些太监为虎作伥,祸国殃民,可大多数太监都没那么威风,从割去生殖器的那一刻起,他们就被烙上了‘贱奴’的标记,永远低人一等。他们都是可怜人,对于他们,我们不平反也不谴责,我们就想告诉大家真实的太监生活是什么样的。”

庞献辉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宦官文化陈列馆的牌子其实是1998年挂上的,只是一直没有经费大力宣传,所以每年也只有寥寥数千游客。“其中大多数还是外国人。”作为一馆之长,庞献辉显然不满意现有的知名度,“我们门票还很便宜,才8元钱一张。”

从太监墓到幼儿园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历史上北京西山地区曾经有过两处很大的明代太监墓群,一处是碧云寺墓群,以魏忠贤墓最为豪华,后被康熙皇帝下令平毁,其他太监之墓也早已荡然无存;另一处是西山太监墓群,历经浩劫,大多遭平毁,唯独陈列馆所处的田义墓保存尚好,田义墓是北京地区惟一保留完整的太监墓。
为何一个明朝太监的墓能保存到现在呢?

庞献辉说:“主要因为墓主人口碑不错,在明史里都有正面的记载,所以没有遭遇其他大太监生前威风八面,死后被刨坟挖骨的下场。”

据庞献辉介绍,陈列馆馆室原为田义墓东侧的慈祥庵,这里本是供为田义守墓的太监和僧人居住用的。明朝灭亡后,依然有很多清朝的太监因仰慕田义的名望,捐钱修缮慈祥庵,也有太监因年迈出宫后无处投靠,就驻进慈祥庵落发为僧,一方面为田义守墓,一方面也在此结束人生。

庞献辉说:“这就是田义墓能在改朝换代后仍然保存完好的原因。”

据了解,田义墓被损坏最严重的时候在民国期间。“由于时局动荡,一些军阀为了筹措军饷,盗掘了田义墓,从中偷走很多珍贵的墓葬。幸运的是,陵墓的整体风貌却没有被损坏,陵墓构件也保存完好。”庞献辉说。

相关文章: 大太监李莲英的豪宅[组图] 中国传统风俗礼仪–太监娶妻
叶水云的土家织锦:一生相伴“西兰卡普” 齐白石:一生坎坷一生奋斗一生传奇
李珠琴:小巷深处花灯人家 一生与花灯做伴
陕西蓝田普化“水会音乐”:九死一生的余音

第1页第2页第3页第4页第5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