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其开辟时间比丝绸之路晚了1000多年,在这批晋商中

图片 8

1820年,西伯利亚总督波兰斯基对俄国商人说:“俄国需要中国丝织品的时代已经结束了,棉花时代也差不多结束了,剩下的是茶叶,茶叶,还是茶叶。”

晋商茶路,就是大名鼎鼎的万里茶道

     
位于湖北省赤壁市的羊楼洞茶区,包括鄂南的蒲圻、崇阳、通城、通山、咸宁等县以及湖南的临湘、江西的修水,由于羊楼洞是国内外著名的茶叶贸易集散与制造中心,从而形成了明清时期全国最大的农村商贸特区。

就在波兰斯基说出这句话的当年,茶叶的出口量已经占到了中国对俄总出口量的74.3%,这一数字,在20年后,被刷新到了94.4%。让这一庞大的出口额成为可能的,正是南起武夷山、北至恰克图(俄罗斯布里亚特自治共和国南部城市,在俄蒙边境),绵延万里,由数万商号、数十万晋商、数百万骆驼踏出的茶叶之路。

是由山西商人开辟的漫漫200余年的自福建武夷山、汉口、山西、张家口、归化、恰克图,直至莫斯科的长达万里的商道,是继丝绸之路后中华民族历史上的伟大创举,彪炳史册,名垂千古。

     
到19世纪70至80年代羊楼洞茶业鼎盛期,以祁县茶帮为主的晋商及其它各地商人来此投资经营茶庄,茶庄多达两百家,还有商人们争先恐后来到此地办工厂、制利市、设银行、开酒店、兴洋行,镇上人口超过4万,使得这弹丸之地的古镇,一时繁华似锦,人流如潮,日日生意兴隆,夜夜灯火辉煌,其繁华已超过了县城,有“小汉口”之称。

从1692年彼得大帝向北京派出第一支商队起,到1902年西伯利亚大铁路通车止,稳定的商业组织,固定的从业人员,长期、明确、稳定的交易市场和时间,中俄双方政府严格的税收管理……这条商路繁荣了200多年。

图片 1

      2015国际茶业大会期间,国际茶叶委员会授予湖北赤壁市为“万里茶道源头”,授予赤壁羊楼洞为“国际茶业第一古镇”。

如果说“汇通天下”票号是晋商在金融领域开拓的一个顶峰的话,那么万里茶路则开创了晋商在贸易领域的全盛时期。茶叶贸易所带来的贸易结算问题,甚至直接推动了晋商在金融领域的探索。

在这批晋商中,常万达算是其中有个性,有眼光的一位。

图片 2

正如《茶叶之路》作者邓九刚所说,茶叶之路,是继丝绸之路衰落后,东亚大陆上兴起的又一条国际商路,虽然其开辟时间比丝绸之路晚了1000多年,但是其经济意义和巨大的商品负载量,是丝绸之路无法比拟的。

自父亲常威将张家口的商铺“大德玉”交给常万达的时候,虽然他经营的风生水起,但常万达志不在此,他在之前与北方游牧民族和俄国做交易的时候,深知北部地区种不出小麦也种不出水稻,只能靠山吃山靠水吃水,草原辽阔总不能吃草吧。

赤壁市副市长王良永与祁县县长张鹏

茶叶的生产与加工

当然,草是牛羊吃的,那里的人成天吃的羊肉牛肉,吃多了也会腻啊,刚好茶可以帮助他们消化,解腻,所以茶叶在北方地区大受欢迎,当时流行着这样一句话“宁可一日无食,不可一日无茶”,这不没两年,常万达就转了行干起了茶叶生意。

    云集羊楼洞的祁县茶商

      在清朝及民国时期,汉口有“六帮茶商”组成的茶业公所。这“六帮茶商”,按照地域分,是晋商、徽商、粤商、湘商、赣商及鄂商。

     
从清代康熙年间开始,各地茶商纷纷云集鄂南,以赤壁羊楼洞茶区为中心,开设茶庄两百多家。清代前中期,羊楼洞茶市已经相当兴隆。所产之茶,大宗销往内蒙、新疆以及俄国、甘肃、陕西、宁夏等地。仅山西祁县,就有渠家、乔家、何家等大商号在此设庄办茶。

    
《山西通志•对外贸易志》中有关于祁县渠家在羊楼洞的记载:“清乾隆、嘉庆年间,渠源祯的祖父渠映璜又增设了长源川、长顺川两大茶庄,从两湖采办红茶行销于西北各地及蒙古、俄国。至此,渠家已积累了万贯财富,发展成一个巨商大贾。茶叶广阔的市场,对晋商有着巨大的吸引力。他们中的一些人分赴福建武夷山,湖南的安化、临湘,湖北蒲圻、崇阳、通城等地办茶(后期主要在湖北羊楼洞和相邻的羊楼司),并用牛驮、马运、驼载经水陆辗转抵晋,再经东西两口(东口为张家口,西为杀虎口,以后改为归化城)奔波千里赴恰克图进行贸易,由此形成历史上著名的‘驼帮’。”

     
由于电视连续《乔家大院》的热播,乔家名气非常大,但在羊楼洞的经营却是咸丰年间才开始的,明显晚于渠家。郝汝椿著的《乔家大商道》(新华出版社)记载:“咸丰年间,太平天国占据江南大部,通往福建武夷山的茶道阻塞,无法与俄国商人进行利润丰厚的茶叶贸易,眼看失去这个商机时,乔家的大德诚、大德兴两大茶庄又千方百计地创造了新的商机,他们自己投资,在湖北蒲圻的羊楼洞、湖南临湘的聂家市和两省交界处的羊楼司开办茶山种茶,开办茶厂制砖茶,解决了茶叶货源,然后再带上这些茶叶千里迢迢到恰克图与俄商贸易。”

     
祁县原政协副主席李如海回忆说,他的父亲李尊谦原是乔家大德诚茶庄汉口分号掌柜。1929年与长裕川茶庄张竹铭等人合伙兴办了宏源川茶庄。宏源川总号设在汉口,并在羊楼洞租借了十几间房屋和一些制茶工具,开始了生产。后来大德诚倒闭,其汉口和羊楼洞的财产被宏源川茶庄收购。李如海还说,民国四大家族之一的山西籍红顶商人孔祥熙也曾设想来汉口和羊楼洞开设茶叶公司,并拟邀请李尊谦主理事务。但由于李尊谦不愿放弃宏源川茶庄业务而作罢。

      在早期的羊楼洞的茶商群体中,晋商几乎控制了晚清时期羊楼洞的茶叶生产。红茶帮、盒茶帮、卷茶帮三大茶帮,除卷茶帮外,另两帮也是羊楼洞茶业大军中的主力。

     
据《茶业通史》(中国农业出版社)记载:“青砖茶最初不叫砖茶,而叫帽盒茶。经人工用脚踩制成椭圆形的茶块,形状与旧时的帽盒一样。每盒重量正料7斤11两至8斤不等,每3盒一串。经营这种茶的山西人,叫盒茶帮。”

     
羊楼洞是砖茶之乡,是青砖茶和米砖茶的发源地,除了盛产砖茶,也是“宁红”功夫红茶的重要产区。在相当长的一段时期,同属晋商的盒茶帮、红茶帮在羊楼洞占着茶叶生产、运销的主导地位。从原汉口山陕西会馆匾额的记载内容中,我们还可以看出汉口和羊楼洞的哪些商号属于盒茶帮或红茶帮。

     
盒茶帮商号有:庆丰元、长顺川、长裕川、翁盛泉、隆盛元、乾裕魁、大道恒、天聚和、协成泉、祥泰厚、复泰谦、大德昌、德巨生、长盛川、兴隆茂、义泉贞、大德兴、聚盛泉、巨贞和、大涌玉、裕盛川、义生合、谦泰兴等。

     
红茶帮商号有:大德玉、裕庆成、宝聚公、大升玉、天顺长、祥发永、大泉玉、乾泰魁、兴泰隆、独慎玉、达顺成、久成庆、大昌玉、兴隆茂、广和兴等。

     
由此可见,很多商号既属于盒茶帮,也属于红茶帮。这大概是因为晋商为了利益的最大化,生意发展到一定程度,就出现“盒”、“红”不分家的局面了。

在晋商对俄的茶叶贸易过程中,先是进行茶叶的长途贩运,然后又转入到茶叶的生产基地进行实地考察,直到从事茶叶的生产、加工、包装和运输,实现了产供销一体化经营,已然从流通环节进入到生产环节。

1758年常万达倾其财产迁至清政府唯一指定的中俄贸易的地点—恰克图。专门从事对俄贸易,占领俄国的茶叶市场。当然只有商号是不行的,常万达还亲赴福建,建立的自己的茶叶基地,常老板自此干起了外贸,成为国内第一家在俄罗斯开店的商号。

    晋商开辟万里茶道

     
鄂南古镇赤壁羊楼洞,不仅是中国青砖茶和米砖茶之乡,同时也是兴盛达两个世纪的欧亚万里茶道的重要源头之一。

     
据《鸦片战争前中国茶叶对外贸易大事记》记载:1727年(清雍正五年),沙俄女皇派遣使臣来华,申请通商,订立《恰克图条约》,中俄茶叶陆路贸易从此确立。晋商在恰克图中方一侧迅即建立了一个“买卖城”(贸易集市),把运扺的茶叶全部集中于此,俄商也携货汇集到这里易茶。这样,恰克图就成了输俄茶叶的最大集散地。其时输俄的中国茶叶,除了有工夫红茶,福建、浙江花茶,皖南绿茶,建德珠兰茶,还有鄂南的砖茶。由此可见,自1727年,就有羊楼洞砖茶销往恰克图。

     
《祁县志》(中华书局)记载:祁县不产茶,但茶庄是祁县人外出经商时间最早、规模最大的行业。其业务属于收购、加工、贩运、批发一条龙性质。采茶地区分别在福建武夷山和湖南聂家市、湖北的羊楼司、羊楼洞等处。

      欧亚万里茶道兴于清初,是一条堪与“丝绸之路”媲美,辉煌了近二百年的中俄茶叶贸易之路。它主要有福建的崇安、湖北的羊楼洞和湖南的安化三个起点。这三个起点代表三个著名茶区,各自在中俄茶叶贸易中发挥着作用。1853年(咸丰三年),太平军占领南京,武夷山茶路中断,闽地的晋商各家进一步开辟羊楼洞和两湖交界处羊楼司茶山,羊楼洞成为最重要、最兴盛的万里茶路源头。

     
马克思在《俄国的对华贸易》一文中记述:“1853年,因为中国内部不安定,以及产茶省区的通路被明火执仗的起义者队伍占领,所以运到恰克图的茶叶数量,减少到5万箱,那一年的全部贸易额只有600万美元左右。但是在随后两年内,这种贸易又恢复了。1855年,运往恰克图供应集市的茶叶不下112000箱。”从马克思的这段文字,正好印证了中俄茶叶贸易确实受到茶路源头变迁影响。

     
传统的万里茶道陆路线路是,在羊楼洞压制完成的青砖茶,由鸡公车推到赵李桥,再送上潘河的茶船到新店,顺长江至汉口,逆汉水至襄阳,再改水运为畜驮车拉至黄河,一路走东口(今河北张家口),一路走西口(今内蒙古包头),经迪化、伊犁、阿拉木图进入中亚和欧洲各国。东路砖茶往北入归化(今内蒙古呼和浩特),再往北到库伦(今蒙古国乌兰巴托),最后到达俄罗斯恰克图,由此转口销往俄罗斯及欧洲。这条茶路,较湖南安化起点,缩短了近七百里;较福建崇安起点,缩短一千一百七十余里。

      除了陆路,羊楼洞的砖茶还海上茶叶之路运销至俄国。1905年,西伯利亚铁路修通后,海路加陆路的茶叶运输更加突出。羊楼洞的砖茶由汉口周转,船运至上海或天津,由沪津运至海山崴,然后经西伯利亚铁路运到俄国及欧洲各地。

图片 3

万里茶道博物馆展出的兴商和羊楼洞砖茶

砖茶,是晋商为了适应流通需要而设计加工的产品形态,也是茶叶贸易之中的一大发明,不但易于运输存放,因为砖茶上贴有晋商商标,写有“晋商监制”字样,也帮助晋商打响了品牌。

常老板把茶叶源源不断的运往蒙古及俄国,茶叶供应两不断的在增加,使原来作为高档消费品的茶叶开始走进寻常百姓家,成为一种大众消费品,可以说常老板是推动茶叶在俄罗斯普及的第一人。

    祁县茶帮成就“川”字百年品牌

     
赤壁“川”字砖茶百年品牌,其由来晋商有关,与地名有关,也与赤壁羊楼洞当地的三股泉水有关,是“人杰”与“地灵”相融合的神奇产物。

     
羊楼洞最早与“川”字有关的商号,是清代山西旅蒙最大商号“大盛魁”开办的“大玉川”茶庄(后改名三玉川)。据内蒙古文史资料第十二辑《旅蒙商大盛魁》记载:“著名旅蒙商大盛魁投资设立的“三玉川”茶庄,其据点就设于湖北蒲圻县羊楼洞。采茶的地方有三处:湖北蒲圻羊楼洞,蒲圻县与湖南临湘交界的羊楼司,临湘县的聂家市。”

     
同时,“川”字商号与山西祁县渠家大院也有渊源。渠家大院门楼顶端有非常醒目的“纳川”二字,有海纳百川之意,既有代表“聚财”,又寓意“包容”。渠家基业创办人、第十四世的渠同海(1723——1789),字百川。乾隆中期,渠同海(百川)前往包头谋求发展,购置十余顷土地,独资经营菜园、粮食、油面、茶叶,兼营钱业生意,渠家从此发家。渠同海以“长源本晋川,荣华万世年”十字,作为其孙子辈以下辈分的世系排名。后来渠家在羊楼洞开办的茶庄大都与“川”有关,也与辈份世系有关,如
“长源川”、“长盛川”、“三晋川”、“宏源川”等茶庄。

 (冯晓光)

图片 4

据了解,山西长裕川茶庄当时经营的“红梅牌”砖茶久负盛名,直到上世纪80年代的中苏两国商业往来中,对方的采购货单上仍列有“红梅牌”砖茶。

常氏由商业起家,家境富裕后,便转而让子弟读书子儒。常氏八世常吉为县贡生,是家族中入贡第一人。此后学业有成者延绵不断。到1921年,常氏有4人赴日留学学成回国,有10人从省内外大学毕业,素称“世兼儒贾为业”是晋商中少有的“书香门第”。

茶叶的运输

图片 5

据考证,福建武夷山的下梅是当年晋商开辟古茶路的起点。茶船从武汉溯汉水西驶、北上,经茶圣陆羽的故乡,再出襄樊,溯唐白河、唐河,北到河南赊店。至此,全长1500余公里的漫漫水路终于走完。

常氏茶庄正是由常万达家族后人所创建,自1810年与湖南安化黑茶世家谌氏家族联合创办的晋丰厚黑茶。经过百年沉淀,如今早已是是国内黑茶金字招牌。以经营安化黑茶、金花散茶、金花花卷茶、陈年砖茶、手筑砖茶等保健茶为主的综合性茶企。

茶帮从南方进入中原后,由赊店改用骡马驮运和大车运输,在豫西大地上迤逦北行,直抵黄河南岸的孟津渡口。少部分茶帮转洛阳,经西安、兰州,去往西北边疆。

图片 6

大部分茶帮渡过黄河后,从济源县取太行山与王屋山之间的峡谷,北上泽州、长治。走出上党山区,经子洪口进入晋中谷地,进入晋商的家乡。在祁、太老号稍事休整后的晋商,全部改换畜力大车,经徐沟、太原、阳曲、忻州、原平,直抵代县黄花梁。此时,一部分沿“走西口”的通路,经雁门关、岱岳、右玉,穿过古长城的杀虎口去了归化;大部分经应县、大同到达塞上重镇张家口。然后再从张家口到达库伦(现称乌兰巴托,蒙古国首都)和恰克图(俄罗斯布里亚特自治共和国南部城市),实现对外贸易。

山西不产茶叶,但山西商人却踏出了一条万里茶道。其中有晋商资本的支撑作用,但穿越大漠狂风,与残阳冷月为伴,背后是向生命极限挑战的勇气、信念与力量,与长征精神一样,已经融入中华民族的血液。

对于走茶路的晋商而言,能吃苦是必备的要素。从武夷山到恰克图,一条茶路走下来,即便万事顺利,也至少需要一年的时间。南方的汛期、北方的风沙、路途中的疾病、茶道上的匪患,无一不考验着商人的精神和体魄。据曾经走过茶路的老人回忆,晋商贩茶,经常几里路不见人烟,米不沾牙,饿死、冻死的情况都可能发生,是非常艰苦、辛酸的过程,不像品茶来得那么休闲、高雅。

图片 7

图片 8

茶叶的交易

有研究表明,在17世纪中叶,俄国人只知道茶叶是“又苦又涩的树叶”,并不了解其提神、克食、有利于消化的功能,一直到乾隆二十年以前,对俄贸易仍以丝绸为主,茶叶所占的比例并不大。

茶叶贸易逐步兴起,其背后是山西商人逐步发现机遇、创造市场、引导消费的过程。

一开始山西商人运到恰克图的是布匹之类的货物,当发现了欧洲市场的特点后,他们开始有意识地引导消费,直到将商号开设到恰克图。

蒙、俄地区多是肉食民族,三餐吃肉,自然就会有消化问题,而茶叶之中,红茶暖胃,绿茶帮助消化。晋商发现并有意识地引导这一市场的消费,迅速打开了茶叶在蒙、俄地区的销路,并借由俄国商人之手,将茶叶运到整个欧洲。据记载,在当时,茶叶已经成为了当地人日常必备的饮品,“不喝茶,不上工”,可见茶叶受欢迎程度。

全盛时期的茶叶贸易,撑起了恰克图的半壁江山。晋商能够抓住茶叶贸易的机会,主要依靠其以需求为导向、在全国范围内获得资源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