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届黄寺论坛在东京(Tokyo卡塔尔举行,丑月的瞩目

图片 56

中国西藏网讯
初闻“萨迦班智达•贡噶坚赞”这个名字,许多人会觉得陌生,鲜有人知,他的侄子正是大名鼎鼎的元代第一位帝师——八思巴。日前,第四届黄寺论坛在北京举行,论坛主题为“从黄寺与皇家寺院看佛教中国化”,来自古丝绸之路重镇甘肃省武威市白塔寺管理处主任严兴奎,回溯历史风云,重谈了“萨迦四祖”萨班的担当精神及现实意义。

去白塔寺的路上,满眼都是庄稼地,走着走着,一片庄稼地里开着白色花朵的植物吸引了我们。袁同学告诉我,这是洋芋开花了。洋芋也就是我们所说的土豆,土豆是甘肃的特产农作物之一,甘肃盛产土豆。

图片 1

图片 2图为“萨迦班智达像”唐卡,次旦绘。

图片 3

王剑兄供图

图片 4图为严兴奎在第四届黄寺论坛上发言。摄影:李元梅

说起洋芋,我突然想起我们习惯把甘肃人叫成:甘肃洋芋蛋。如今在甘肃地界旅游,深切地体会到甘肃人的品质是:朴实,勤劳、热情、诚恳,再加上脸上具有地域特征的红脸蛋,就更增添甘肃人为人忠厚的特点,又因为甘肃多地盛产洋芋,甘肃洋芋蛋大概由此而来吧。原来,把甘肃人叫甘肃洋芋蛋,是对甘肃人民品质和性格的褒奖呢。

凉州会盟的前前后后系列——教派缘起、冰冷的凝视

严兴奎认为,回溯西藏纳入祖国版图的历史,我们会发现,萨班的担当精神风范不仅具有重要的学术价值,更具有现实意义。

图片 5

**通俗西藏史系列——通俗西藏史《吐蕃王朝》卷(已完本)**

历史转折点:萨迦派政教领袖与蒙古王子的凉州会谈

第4届黄寺论坛在东京(Tokyo卡塔尔举行,丑月的瞩目。这种植物有点像燕麦棵,但结出的穗子,又不是燕麦模样。也没来得及问问同学这是什么植物,稍稍遗憾。

藏地杂谈系列——心爱的姑娘是个美丽的木头碗第4届黄寺论坛在东京(Tokyo卡塔尔举行,丑月的瞩目。、**安放灵魂的绿松石**活佛是个大宝贝

1247年,西藏萨迦派首领萨班,与坐镇凉州的蒙古王子阔端会晤,商谈西藏地方归附大蒙古国的条件,和平地将西藏地方纳入大蒙古国(1271年改称元朝)行政管辖之下,从而掀开了西藏历史发展崭新的一页。一次会谈决定了西藏的历史走向,其中原委,值得深究。

甘肃著名小吃——酿皮子

图片 6

中午时分,我们来到了一个村庒。这个村庄不大,但临街的地方有个卖小吃的,同学说先在这里吃点小吃垫垫。我一看是卖凉皮的,非常合意。于是我们坐下一两分钟,老板娘便给我们端上一碗“凉皮子”来,我一看是又宽又厚,怀疑地问这好吃吗?(该图是在红色的帐篷下拍摄,所以呈鲜红色)

图片 7

老板娘说,好吃,你吃吧。我半信半疑地吃了一口,果然如老板娘所说,好吃。面皮虽然又宽又厚,但软软的,再加上所拌葱、姜、蒜、辣子、醋、芝麻等调料,果然味道不一般。我大口吃着说,好吃呢,你这是怎么做的?老板娘说,她们甘肃人做的叫酿皮,不是陕西人做的凉皮子。酿皮是蒸出来的,又软又筋道,所以好吃。我恍然大悟,难怪呢,我吃过又宽又厚的凉皮,真是如同吃树皮一般,又硬又难吃,原来做法不同,做出的食物味道也不一样呢。

西藏的神话和神话时代的西藏系列——天上掉下个赞普来!、**止贡赞普谋杀案第4届黄寺论坛在东京(Tokyo卡塔尔举行,丑月的瞩目。、屌丝的逆袭、返老还童的赞普**

“萨迦四祖”萨班担当精神的构成要素

凉州会盟之纪念碑

图片 8

快到白塔寺的路上,有这么一座纪念碑——凉州会盟。公元1247年,蒙古汗国窝阔台之子阔端与西藏藏传佛教萨迦派宗教领袖萨迦班智达贡嘎坚赞在凉州白塔寺举行了具有历史意义的“凉州会谈”。从此,元朝中央政府正式对西藏实行行政管辖,西藏正式纳入中国版图。


“捐躯赴国难,视死忽如归”。历史关头,萨班敢于担当,敢于挺身而出,成为了维护祖国统一的先驱者。严兴奎认为,大师身上的担当精神由三方面的要素构成。

炙热灼烤下的白塔寺

图片 9

经过一个多小时的旅途,我们终于来到了西藏纳入中国版图见证地——白塔寺大门外。这时时间邻近下午三点多钟,是一天气温中最高时刻,地面温度起码有40多度,我在门口照相,热浪逼得我无法睁开眼睛,酷热可想而知。

晚上回到宾馆,一看自己的脚,完全黑白分明了。没有被鞋带遮挡的地方完全变黑了,这种情况无论抹什么油都不管用,一直持续到冬天才变回来。

图片 10

我们简直要被热疯掉了。于是,我们决定先不进景区,然后找地方喝口水,歇歇凉。躲在树荫下,我们把带来的西瓜,零食一顿大吃,终于让我们降了降温,但要走出树荫,还是需要很大的勇气!


“学识渊博、精通五明”的担当素养。第4届黄寺论坛在东京(Tokyo卡塔尔举行,丑月的瞩目。萨班年幼时跟随其三伯父学法,受到了严格的佛典经学教育,取得了骄人的成绩。他不仅懂梵文,还懂祝夏语,在佛学方面,除了精通萨迦教法外,对其他教派如噶当派、希解派的教法都有很深的理解,他还通达内明学、声明学、因明学、工巧明学、医方明学词藻、诗词、韵律、修辞、歌舞、天文历算等大五明和小五明。鉴于他的学识如此渊博,故被人们尊称为“班智达”(梵语,大学者的意思)名扬全藏,成为人们非常尊崇的萨迦派大学者。

走进西藏纳入中国版图见证地

图片 11

耽搁了将近40分钟,气温依然那么热烈,我们无奈,只得勇敢地走出树荫,走进白塔寺景区,景区大门口的这个牌子“凉州白塔寺欢迎您”,更让人热得感觉气喘。

图片 12

景区导游图介绍了凉州会盟之事

图片 13

寻着这这个地图,转白塔寺,准确地说,是叫转白塔寺群或者白塔寺园。

图片 14

一走进白塔寺景区,迎面是一个大广场。据史料记载,寺院规模宏大,巍峨壮观,有4座城门,8座烽墩,东西长420米,南北长440米,四周有围墙,犹如城垣。

图片 15

广场上有尊铜佛雕塑。白塔寺,藏语称作谢尔智白代,即东部幻化寺,为藏传佛教凉州四寺(白塔寺、莲花山寺、海藏寺、金塔寺)之一。

图片 16

第4届黄寺论坛在东京(Tokyo卡塔尔举行,丑月的瞩目。白塔寺的来历

图片 17

白塔寺,又称百塔寺,位于甘肃省武威市东南20公里的凉州区武南镇白塔村。

图片 18

它是西藏归属祖国版图的历史见证,河西走廊重要的藏传佛教寺院遗迹。公元1247年,蒙古汗国窝阔台之子阔端与西藏藏传佛教萨迦派宗教领袖萨迦班智达贡嘎坚赞在凉州白塔寺举行了具有历史意义的“凉州会谈”。从此,元朝中央政府正式对西藏实行行政管辖,西藏正式纳入中国版图。

图片 19

萨班不仅是一位虔诚的佛教弟子,而且是一位著名的哲学家、文学家和政治家。他的这首《萨迦格言》,真实反映了他的胸怀大志,正以为如此,也使他当年不顾年时已高,于公元1244年,从西藏出发,跋山涉水,不畏艰险,历经三载到达凉州,为西藏民众免遭战乱,于1247年同蒙古阔端王就西藏归属中原事宜,在白塔寺达成了著名的“凉州会谈”。从此西藏正式归属祖国版图。

图片 20

公元1251年萨班在白塔寺圆寂,阔端王为其修建了灵骨舍利大塔一座。白塔寺元末毁于兵燹,明、清时期曾数次维修,1927年毁于大地震,唯萨班灵骨舍利塔塔基尚存。这里是缅怀萨班大师,感受藏传佛教文化的理想之地。

图片 21

据《武威县志》记载:白塔寺“内有大塔一座,外环小塔九十九”。按历史原貌修复一百座藏式佛塔,呈扇形分布,高低错落,造型各异,居中为仿元代藏传佛教噶当觉顿式大塔一座,总高35.28米,气势雄伟。

图片 22

远远望去整个塔林巍巍壮观,苍松翠柏、绿树盈盈、鸟语花香,置身于塔林,仿佛进入了佛的天国,忘却了身心的疲惫和烦恼,蓝天、绿地、白塔簇拥着您,尽情地沐浴在这片神秘的菩提塔下。

图片 23

这么多塔,如果不对名字,从外观上看都大同小异

图片 24

一排排,一列列,东南西北中,看到的几乎没有什么区别

图片 25


第4届黄寺论坛在东京(Tokyo卡塔尔举行,丑月的瞩目。正是由于萨班持续不断将学习和能力历练内化为对自身的约束力和驱动力,见识和经验积累丰富,对西藏的前途和命运有着清醒的认识,更加适应和胜任解决一切艰难险阻的能力,这就为接受西凉王阔端邀请赴凉州会谈奠定了坚实的能力基础。

萨班在白塔寺圆寂遗址

图片 26

萨迦·班智达在白塔寺驻寺五年,讲经弘法,同当地各族群众建立了密切关系。1251年凌晨,安然圆寂,享年70岁。阔端为这位大师的仙逝深表痛惜,为他举行了盛大的悼祭活动。据史料记载,阔端用紫白檀木火化了他的真身,按照藏式佛塔形式,为他修建了一座高42.7米的灵骨塔,周围环绕着九十九座小塔。将萨班的金身灵骨装于大塔之内。灵骨白塔是一种藏式喇嘛塔,是纪念和缅怀萨班的象征。灵骨白塔建成后,由萨迦第五代祖师八思巴亲自作了开光安神仪式。此后,东部幻化寺便改称为白塔寺,八思巴继承了萨班的衣钵,继续主持该寺。明宣德五年的《重修凉州白塔寺》碑载:“帝师萨班居,师后化于本寺,乃建大塔一座,高百余尺。”其后凡由青藏高原和蒙古高原前来朝拜的善男信女都到塔前顶礼膜拜。

凉州会盟的前前后后

3、萨迦晨光

第4届黄寺论坛在东京(Tokyo卡塔尔举行,丑月的瞩目。“志存长远、信念坚定”的担当意识。就在萨班出任萨迦寺总管时期,我国北方以成吉思汗为首的蒙古部落兴起。成吉思汗死后,其子窝阔台即位,随即把西夏故地和甘、青等藏区划给了他的次子阔端管理。淳佑四年,阔端以一封恩威并施的书信,遨请萨迦派法王萨班前往凉州商谈乌斯藏地区归顺蒙古的问题。

内有大塔一座,外环小塔九十九的壮观场面

图片 27

相传寺内有大塔一座,周围环绕小塔99座,又名百塔寺。

图片 28
图片 29

蒙古金字使者(多达那波)带着阔瑞的邀请函奔向后藏萨迦寺,前去迎请萨班(萨迦班智达)。

当时,萨班高瞻远瞩,一方面为本民族的前途和命运负责,早日结束自吐蕃王朝以后几百年的混乱局面,实现人民渴望已久的安定和平;另一方面为弘扬佛法、更为了萨迦派获得更大发展,他不顾年迈、路途遥远,不计个人安危,于1244年离开萨迦起程,经拉萨前赴凉州。

萨班灵骨复原塔

图片 30

萨班灵骨复原塔。复原的萨班灵骨塔在白塔寺遗址向西150米处,高35.28米,为藏式“噶当觉顿”式塔,由中国建筑技术院建筑历史研究所设计。

图片 31

今天白塔寺遗址占地277亩,东西420米、南北430米,墙基宽31米,边长2675米、残高51米。武威白塔寺是一处藏传佛教寺院遗址,是西藏喇嘛教名僧萨迦•班智达的圆寂之处,也是‘凉州会盟”的最有力见证,是我国历史上民族团结的象征。继元朝之后,中原各个王朝及历届中央政府,都对西藏行使着完全主权,都把西藏划为中国的一个行政区域。

图片 32

萨班居凉州白塔寺,并将其改建为藏传佛教寺院,使之成为凉州四寺之首,名”东部幻化寺”。萨班圆寂后,阔端为其在寺内建灵骨塔一座,俗称白塔,寺因塔名,称”白塔寺”。萨迦派五祖八思巴续建。元末,毁于兵燹。明、清重修。

图片 33

陈列馆建筑面积约1980平方米,为藏式二层框架建筑。同时,还将恢复寺内环绕萨班灵骨塔的99座小佛塔。这些塔将按萨班灵骨塔基座和藏传佛教密宗中象征宇宙世界的“曼荼罗”式样,十字折角分布。除距复原的萨班灵骨塔四角最近的萨迦四祖佛塔高19米外,其余小塔高均在7-11米之间。

图片 34

白塔寺在藏语中称戛珠巴第寺,意即东部幻化寺,与金塔寺、莲花寺、海藏寺同称“凉州四部寺”,是元代驻扎在凉州的阔端太子为西藏著名的佛教领袖萨迦班智达·贡嘎坚赞而建。

图片 35

萨班是藏传佛教萨迦派的第四代祖师,佛学造诣很深,被称为“佛界学者”,著有《萨迦格言》、《正理藏论》、《三律议论》等20余种佛学著作。

图片 36

第4届黄寺论坛在东京(Tokyo卡塔尔举行,丑月的瞩目。1246年,66岁的萨班千里跋涉,来到凉州,并于第二年与元太宗窝阔台的次子、西凉王阔端进行了历史上著名的“凉州会盟”。之后,他又向西藏僧俗发布了《萨迦班智达致蕃人书》,号召他们归顺元朝。至此,西藏正式纳入中国版图。此后,萨班没有回到西藏,而是留在凉州白塔寺弘扬佛法,并以自己的精湛医术为百姓治病施药,被当地人尊称为“圣僧”。

图片 37

放生池,荷花开的正艳,但热辣辣的太阳,炙烤得人无法安心拍照,匆匆拍了几张便离开了

图片 38

如此美景被热辣辣的太阳夺取了让人欣赏它的兴趣。

图片 39

据史料记载,萨班主持弘法的白塔寺东西420米,南北440米,面积184800平方米,四周有围墙,筑有八座峰墩,内有上百座佛塔。因此又有“百塔寺”之称。5年后,萨班在白塔寺圆寂。

图片 40

如果不看字,真分辨不出塔与塔的区别。

图片 41

九十九座塔,分布在几千平方米的地方,一时难以数清,更分不清在哪里拍下的。

阔瑞为什么最终会将合作的人选放在萨班的身上呢?他大概是基于这么几点考虑。

“缜密思考、敢于实践”的担当行动。63岁的萨班决定要远赴凉州会谈,他从两个方面进行了缜密考虑和安排部署:一方面,他把萨迦寺院的重要工作做了具体安排。同时,萨班还带上了两个侄子(10岁的八思巴和7岁的恰那多吉)及萨迦派精通“大小五明”和密宗的学者,还有大量的显密教经典、藏医藏药等。

萨班灵骨塔顶那轮火辣辣的太阳意味着什么

图片 42

萨班灵骨塔的背面。重点是看塔顶那轮热辣辣的太阳。

首先,多达那波的汇报中,根据西藏教派的情况给出了几个备选的人物,“噶当派僧众最多,达隆噶举派法王最讲情面,止贡寺京俄的权势最大,萨班对教法最精通。”

从萨迦寺出发到凉州,长达三千公里的路程,萨班一行长途跋涉,整整走了两年,这中间当然有路途遥远、道路艰辛的原因,但更重要的应该是沿途促成其他教派提高认识、统一思想的过程花费了大量的时间。因为当时的西藏教派林立,实质上处于分裂割据状态。经过努力,最终,各个教派都理解了凉州会谈的必要性和正确性,同意由萨班代表西藏地方势力赴凉州进行会谈,这就使得凉州会谈具有广泛的民意基础和权威性。

撒迦五租塔

图片 43

萨迦派第五祖是八思巴(1235–1280年)。八思巴本名叫洛哲坚赞。他是萨迦班智达的弟弟索南坚赞的儿子,因而萨迦班智达是他的伯父。

图片 44

第4届黄寺论坛在东京(Tokyo卡塔尔举行,丑月的瞩目。萨班圆寂,阔端为其建灵骨白塔。骨白塔建成后,由萨迦第五代祖师八思巴亲自作了开光安神仪式。此后,东部幻化寺便改称为白塔寺,八思巴继承了萨班的衣钵,继续主持该寺。

图片 45
图片 46

换个角度拍,依然没有什么区别。

图片 47

唯有它们向往热烈,吸收热量的同事,还给你热烈。

由此也可看出,多达那波深谙“领导永远只做选择题,从来不做判断题”的管理之道。

图片 48图为白塔寺(来源:甘肃政协网
摄影:陇轩)

佳肴缺美女,是种缺憾的美

从白塔寺回来,袁同学带我们去吃湘菜。这是一家百年老字号湘菜馆,就开在武威城楼的对面的繁华老街上。我们到的时候,饭馆的人已经很多了,几乎每个包厢都有食客。好在袁同学早已定好位置,否则,我们还不一定能吃上他家的饭呢。

袁同学一口气点了这么多菜,还一个劲的说,随便吃点。可惜袁同学不爱出境,这里没有放她的照片,如果有,佳肴配美人,该是怎样一副完美无缺的生动画面呢。

但无论怎样,她的真诚和我们之间的这份同学之情,将会永远定格在我们的脑海中。

图片 49
图片 50
图片 51
图片 52
图片 53

面对第4届黄寺论坛在东京(Tokyo卡塔尔举行,丑月的瞩目。多达那波的汇报,阔瑞需要在这些教派领袖中,选择一位成为蒙古在西藏的代言人。

图片 54图为萨班灵骨塔遗址(来源:甘肃政协网
摄影:陇轩)

同学情,永难忘,待来日,再相聚

晚饭后,袁同学把我们送回了宾馆,这一天的陪伴,让我感慨万千,袁同学还是那样的真,几十年未有任何变化。所以说,岁月改变的是我们的容颜,但改变不了我们对同学的一腔热情。在这里千言万语归为一句话:同学情,永难忘,待来日,再相聚!

噶当派第4届黄寺论坛在东京(Tokyo卡塔尔举行,丑月的瞩目。虽然僧侣众多,但没有一个明确的领袖。这显然不适合作为合作伙伴。而且,蒙古军队在旁多地方,烧的杰拉康、热振寺,杀的几百僧侣可都是噶当派的势力,双方也算是有旧仇。所以,噶当派最早落选。

萨班担当精神对践行爱国奋斗精神的现实意义

达隆噶举派在西藏实力孱弱,不足以支撑蒙古人一统全藏的野心。如果和达隆噶举派合作,蒙古军队还得帮着达隆法王统一全藏,前期投入太大,不符合蒙古人“不战而屈人”的根本策略。于是,达垄噶举派也跟着落选。

严兴奎总结道,由萨班和阔端主导的凉州会谈成功以后,对元代及后世形成多民族统一的国家产生了积极而重大的影响。他的萨迦格言家喻户晓,成为后人学习的榜样,他身体力行的担当精神,为藏传佛教建设作出了杰出的贡献,成为中国藏传佛教演变史上的重要代表人物。萨班一生先忧后乐,心存天下,行济天下,享誉九州。他的所作所为,成为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与民族精神、时代精神的代表;他的崇高人格,成为世人楷模,深受后人景仰和颂扬。(中国西藏网
记者/李元梅)

止贡噶举派第4届黄寺论坛在东京(Tokyo卡塔尔举行,丑月的瞩目。第4届黄寺论坛在东京(Tokyo卡塔尔举行,丑月的瞩目。应该说是个最好的选择,一方面止贡派在西藏实力强大,僧众人数仅次于噶当派,在众多割据领主中也有很大影响。虽然蒙古军队侵犯过止贡寺,但好在没有酿成流血事件,这也算结过善缘。

多达那波其实也在一定程度上倾向于止贡派,否则,他也不会让军队逮捕止贡派的行政领袖,并以此来逼迫止贡京俄表明态度。但面对蒙古人强势的态度,止贡京俄·扎巴迥乃却很暧昧,虽然他向蒙古人表示了臣服,但对于蒙古人的邀请却以年老体衰为由婉拒了。

这让心高气傲的蒙古人心里很不爽,想我蒙古汗国横扫欧亚,找你一个教派领袖合作,你还跟我推三阻四的。

就这么着,止贡派也被阔瑞排除了。既然,止贡派没有好好合作的意愿,那我们也没必要求着谁,剩下的选择就只有萨迦班智达了。

萨迦派是后藏地区昆氏家族发展起来的一支宗教力量,公元1073年(北宋熙宁六年,藏历阴水牛年)萨迦寺奠基,以此为标志萨迦派正式建立。

据说,萨迦派创始人昆·贡却杰布之所以会选择在萨迦地方建寺,是因为又一次他和几位朋友出游散心,无意中看到本波山山坡土色发白而且有油光,形似右旋的白海螺,山下河水也呈现右漩的形态,众多吉祥征兆齐集此处,令贡却杰布心有所感。

他心想“在此地修建一座寺院,必能对佛法和众生大有利益。”于是,便在黑面觉卧佛像前祷告请示,佛像回应了他的请求。

为此,他又向该地的主人象雄·古热哇和四村僧众、七村教民请求说:“我想在这里建一座小寺,如你们不反对。我可以付给地价。”

领主和村名听说他要修建寺院都很高兴,对他说:“这是弘扬佛法的善事,不用付给地价,你尽管来建寺吧。”

睿智的贡却杰布却不同意,他说道:“如果不付地价,恐怕日后会有异议。”

于是,双方经过谈判,贡却杰布以一匹白骤马、女装一套、珠宝一串、

盔甲一副等作为地价,成为了门卓以下、泊卓以上地方的领主[1]。

萨迦寺建成后,贡却杰布执掌法座30年,广做利益佛法之事业。因该寺建在灰土山旁,藏语称“灰白土”为“萨迦”,后来成为地名、寺名,并逐渐演化为藏传佛教的一个重要教派——萨迦派。由于该教派寺院围墙涂有象征文殊观音金刚手菩萨“三怙主”的红、白、蓝三色条纹,故又称“花教”

贡却杰布虽然是萨迦派的创始人,但他却并非一个出家人,而是在家修行。当他去世后,他将萨迦王座传给了自己的儿子昆·贡噶宁波(1102一1158)。从此之后,萨迦派便一直在萨迦昆氏家族内部传承。也因为这一特点,萨迦派并不禁止娶妻,但规定生子后,不得再接近女人。

萨迦派创立后高僧辈出,但因为主寺地处后藏偏远地区,教派势力在西藏都不算最为强大。虽然,萨迦高僧的学养深得各地僧众仰慕,但身处割据的乱世,提升教派势力不是凭借学习好就能做到的。

这次,蒙古人携泰山压顶之势而来,未尝不是给双方一个破局的机会。

对于蒙古人来说,萨班(萨迦四祖昆·贡噶坚赞)名气大,教派势力虽然弱一点,但这不要紧,有我们蒙古汗国在背后站着,雪亮的弯刀握在手中,谁敢不服?

对于萨迦派来说,做蒙古人的合作者虽然名声不见得好听。但至少,可以避免蒙古人动用军队导致生灵涂炭,这也算是普度众生的善果。跟何况,借助蒙古人的权力之手,才能使萨迦派走出后藏这片狭小的空间,让教派的影响遍及天下。

图片 55

萨班见到多达那波,并没有露出惊讶的表情。似乎,他早就预料到这一天的到来。多达那波上前说明来意,献上了礼物和阔瑞的邀请信。萨班接过书信仔细的看了一遍,非常平静的向金字使者表示,自己会慎重考虑阔瑞的邀请。

随后几天,萨班的行为起居与之前并没有什么不同,但蒙古人的来意,却已经被寺中众多僧人知晓。他们聚集在萨班面前,大多数弟子都反对萨班远赴凉州会谈。

在弟子们的头脑中,声名赫赫的萨班是他们的主心骨,他们一点也不信任,这些远道而来的蒙古人,认为这些人都是不怀好意的访客。而且,当时萨班已经62岁高龄,让这位老者奔赴数千里之外,本就不符合西藏的传统。

面对弟子们好意的规劝,萨班只能好言安慰,但他心里清楚,蒙古人这次是志在必得。从阔瑞书写邀请信的口气就能看出,高傲的蒙古人绝对不能容忍在同一件事上被拒绝两次。如果他拒绝了阔瑞,恐怕萨迦寺马上就要重蹈杰拉康的后尘。蒙古人腰间的弯刀,可不是用来切菜的。

那么,这封已经交到萨班手中的邀请信都写了哪些内容呢?

藏文史料《萨迦世系史》中,非常详细的记载了这封书信的内容。此信全文抄录如下:

“长生天气力里,大福荫护助里,皇帝圣旨。

晓谕萨迦萨班贡噶坚赞贝桑布,联为报答父母及天地之恩,需要一位能指示道路取舍之喇嘛,在选择之时选中汝萨班,故望汝不辞道路艰难前来。若是汝以年迈(而推辞),那么,往昔佛陀为众生而舍身无数,此又如何?汝是否欲与汝所通晓之教法之誓言相违?吾今己将各地大权在握,如果吾指挥大军(前来),伤害众生,汝岂不惧乎?故今汝体念佛教和众生,尽快来,吾将令汝管领西方众僧。

赏赐之物有,白银五大升,镶缀有六千二百粒珍珠之珍珠袈裟,硫磺色锦缎长坎肩,靴子,整幅花绸二匹,整幅彩缎二匹,五色锦缎二十匹等。着多尔斯衮本觉达尔玛二人赍(jī
)送。

龙年八月三十日写就。[2]”

应该说,蒙古兄弟心眼就是实在,写的书信中,威逼、利诱、恳求都这么赤裸裸跃然纸上。

首先,阔瑞开门见山的就写到(第一句是诏书的固定格式,可以忽略不计,类似于“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我要报答父母、天地的恩情,想要找一位能够指引道路的上师(喇嘛)。我选择了你,希望你赶紧来。这是恳求。

如果你跟我装X,以年老体衰为借口不来,那我就不客气了。我会带着军队来,到时候弄的不愉快,伤害了众生,你怕不怕?!这是威逼。

如果你听话,你来了以后,我会把西藏所有的僧人都交给你管理。这是利诱。

然后,就没有了。下面就是礼单,真是简单粗暴,没有一点弯弯绕。

据学者研究这封诏书,“确实是允满蒙古君王,致那些尚末归顺他们地区国王们的信的风格”[3]。唯一有疑问的是,这封书信的口吻和开始处的敕语明显是君主的风格,也就是说这一封正式的“诏书”,以当时阔瑞的身份,是否有这个地位用此等口吻说话?

连续几天萨班都没有动静,多达那波有点沉不住气了。一天,他直接闯进了萨班的禅房,当面质问萨班的意思。

萨班并没有因此生气,他用常年传法磨练出的平静语气说道:“使者不必心焦,此去路途遥远,我年事已高恐怕没有机会回来。我在等待我的两个侄子归来,不用多久,他们归来后,我们便可以一起上路了。”

果然,过了没多久,萨班的两个侄子,十岁的八思巴和六岁的恰那多吉回到了寺中。

两个侄儿到来后,萨班马上召集全寺的僧众,当众宣布了自己的决定。他将萨迦派的世俗事务托付给了弟子释迦桑布,又任命了三个弟子组成了一个领导小组代替自己行使萨迦教主的职权。以保证自己不再寺内的期间,萨迦派和后藏地区不至于发生变乱。

公元1244年,萨班带着两位幼年的侄子,踏上了东去凉州的漫漫长路。这一年,他已经63岁了。

萨班一行人辗转跋涉,来到日喀则东南26公里的夏鲁寺暂住。夏鲁寺是藏传佛教小教派夏鲁派的主寺,建于公元1087年。

萨迦萨班夏鲁寺期间,给西藏个各教派的领袖亲笔修书,陈述此去的会盟的想法并征询他们的意见。但各派领袖回信的意见却是大相径庭,其中不乏斥其为“贼”,声言要和蒙古人兵戎相见,血战到底的领袖。

面对这种动辄喊打喊杀,接近后世网络愤青的言论,萨班也只能无奈的苦笑。

精通“五明”萨班,当然了解西藏的历史。他深知,当年吐蕃王朝的胜势是在领土统一、政权强力的基础上实现的。

而且,还有赖于主要的对手大唐是以步兵为主,吐蕃才能取得如此胜势。当吐蕃在西域面对同样是草原民族的回鹘时,便显得极为吃力。最终,是依靠盟友葛逻禄人强力的支持,才将回鹘彻底逐出了天山南北。

而现在,西藏进内分裂如斯,土王并立。自己内部有事没事,还都斗得你死我活的,想要拧成一股绳,共同对付蒙古人真是痴人说梦。

蒙古人和回鹘一样也是草原族裔,在后勤上和西藏军队拥有一样的便利。其战斗力别说是割据时期的西藏,就是吐蕃王朝时期,如果战场交锋胜算也只在五五之间。以现在的西藏军力,跟蒙古人开战基本就是去送菜。

再有一点,当时的蒙古汗国在西方,已经灭亡了西辽西辽在中亚的的属国花剌子模喀喇汗国全部匍匐在蒙古人的脚下。

蒙古汗国在中亚推行了信仰自由的政策。这些已经改信了伊斯兰教的国度,依旧可以继续自己的信仰。蒙古人信仰自由的政策,某种程度上确实打动了萨班的心。

我们得改变一个误区,不是所有的蒙古人都是坏蛋,所有蒙古的政策都是亡我汉族之心不死,至少在宗教平等这件事上还是比较公平的,就是信什么都可以。因为,蒙古人自己也没有进化出一个高等级的信仰系统。

在西藏北部,蒙古汗国已经拿下了陕西河西走廊甘肃南部(陇右)四川北部。这已经在实际意义上对西藏形成了三面合围的军事态势,在这种情况下,再和蒙古人动刀兵,显然跟寻死差不多。

但各派领袖的意见分歧让萨班认识到,在他去凉州之前,有必要和主要教派的领袖进行一次深入的沟通。和多达那波协商之后,萨班放缓了前进的速度,一路上尽量和各教派领袖当面会谈,用他博学的名声和辩才来统一各派领袖的思想。

不过,消除思想上的歧义并不是那么容易的。萨班刚到拉萨,他便遭到了噶当派僧人的当面质问。

果然不出阔瑞所料,噶当派僧人对于之前的流血冲突依旧心有不忿。萨班一行人刚刚抵达拉萨,噶当派的僧人便堵在他门口,大家七嘴八舌的指责萨班向蒙古人低头,有悖藏人的传统。

其中,一个名叫南卡本的僧人更是直接跳出来,大声斥责萨班:“你要去和蒙古人会盟,这对你究竟有什么好处?你给大家说清楚!”

萨班心中暗暗叹息,他深吸了一口气,挺直了身躯,对着这些比他年纪小了许多的僧众庄严的说道:“此去凉州会盟,路遥途险恐怕我再也没有机会返回故乡,但我依旧要去。因为,如果不去的话,蒙古人必然卷土重来,到时生灵涂炭,造下恶孽。为了众生的平安,我才决定要去凉州和蒙古人会盟,除此之外,在无其他利益。我心之明,天日可见。”

面对全身焕发着人性关怀的萨班噶当派的僧众们也觉得无言以对。毕竟这位已近风烛残年的智者,不畏千里之遥亲身犯险,前去凉州和谈,这种担当足以令人心折。比起那些只会嘴炮的人来说,萨班真称得上“纯爷们”

也就是在途径拉萨期间,萨班给随行的侄子八思巴受了沙弥戒,并起法名为洛追坚赞·贝桑布[4]。从此,八思巴走上了他冠盖群僧的人生道路。

图片 56

随着旅程的延伸,萨班与越来越多的领袖进行了深谈,不断向这些领袖宣讲此行的意义,并吸收他们对于会盟的意见。不久,达隆噶举蔡巴噶举都表示支持他的立场,并愿意萨班代表他们去凉州会盟

但在离开前藏之前,萨班还要去拜会一位重量级的领袖,这就是止贡京俄·扎巴迥乃

我们总说大领导要最后出场,也确实,萨班虽然“五明”精通,是藏传佛教史上的第一位“班智达”。但这只是个人学术威望,不代表教派实力。

各派领袖能够接受萨班的想法,某种程度上,也是信赖萨班个人的学识和睿智,而不是敬畏萨迦派的教派实力。

但这位止贡京俄·扎巴迥乃,却是集竹巴噶举止贡噶举两派于一身的高僧,在整个藏区都是跺一脚,地动山摇的人物。

萨班必须要和止贡京俄达成谅解,否则,他此去凉州和阔瑞会谈,很有可能会流于空谈。睿智的萨班,当然不希望凉州会盟的协议,需要用蒙古人的弓刀来推行,这就违背了他去凉州的初衷。

为此,萨班亲赴止贡寺拜见扎巴迥乃,两人进行了长时间的交谈。最终,当萨班离开止贡寺踏上了出藏旅程之时,扎巴迥乃献上了礼品表示认同和祝福。

正是通过不断的沟通,萨班用他睿智的头脑,无双的辩才和敦厚的品性,说服了西藏大多数的领袖,也让之前甚嚣尘上的“萨迦巴(萨班)被天子魔所迷,与蒙古发生联系”的流言消弭。

在此期间,十岁的八思巴和六岁的恰那多吉一直陪伴在萨班身边。叔父和各派领袖间沟通、妥协的过程,深深的印在了他们的头脑之中。他们也体会到未来这样的任务,也终将落在他们肩上。

[1]、《萨迦王朝的兴衰》__丹曲;[2]、《萨迦世系史》__阿旺贡噶索南著__陈庆英、高禾福、周润年(译注);[3]、《阔瑞与萨班——凉州会谈》__樊保良水天长;[4]、《帝师八思巴传》__陈庆英;

故事都看到这儿,点个赞再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