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进米缸就是一通猛吃,人类真虚伪

图片 1

核心提示:欢迎访问寓言故事网寓言小故事老鼠的牢骚的故事。

老鼠:人类真虚伪,真自私!

个盛得半满的米缸里。这意外使老鼠喜出望外,它先是警惕地环顾了一下四周,确定没有危险之后,跳进米缸便是一通猛吃。下面是5068儿童网小编整理的关于老鼠的儿童小故事,供大家阅读和欣赏!


母鸡:你为什么这么评价人类呢?

图片 1

老鼠:人类真虚伪,真自私!

老鼠:他们一面说要与动物友好相处,还说动物是人类的朋友,可他们把我们老鼠当朋友看过吗?还打出“老鼠过街,人人喊打”的口号呢!

跳进米缸的老鼠

母鸡:你为什么这么评价人类呢?

母鸡:人类为什么对你不友好?你也应该从自己身上找找原因呀!你瞧你做的那些事……

一个盛得半满的米缸里。这意外使老鼠喜出望外,它先是警惕地环顾了一下四周,确定没有危险之后,跳进米缸便是一通猛吃,吃完倒头便睡。

老鼠:他们一面说要与动物友好相处,还说动物是人类的朋友,可他们把我们老鼠当朋友看过吗?还打出老鼠过街,人人喊打的口号呢!

老鼠:我怎么了?不就是偷吃他们的一点粮食嘛。

老鼠就这样在米缸里吃了睡、睡了吃。日子在衣食无忧的休闲中过去了。有时,老鼠也曾为是否要跳出米缸进行过思想斗争与痛苦抉择,但终究未能摆脱白花花大米的诱惑。直到有一天它发现米缸见了底,才觉得以米缸现在的高度,自己就是想跳出去,也无能为力了。

母鸡:人类为什么对你不友好?你也应该从自己身上找找原因呀!你瞧你做的那些事

母鸡:
是啊,那是人类的劳动成果,是他们用汗水换来的,你们不劳而获,剥削他们的劳动成果,他们能不讨厌你们吗?


老鼠:我怎么了?不就是偷吃他们的一点粮食嘛。

老鼠:难道我们就没有生存权吗?

跳进米缸的老鼠在米缸里过着“吃了睡、睡了吃”的生活,真是舒服极了。正是这种吃喝无忧的安逸、舒适生活,不知不觉地蚕食了老鼠警惕性,麻痹了老鼠的思想,养成了老鼠的惰性,断绝了老鼠生存之路。使老鼠在衣食无忧的休闲中走上了绝路。

母鸡:
是啊,那是人类的劳动成果,是他们用汗水换来的,你们不劳而获,剥削他们的劳动成果,他们能不讨厌你们吗?

母鸡:是的,你有生存权,可你应该靠自己的双手养活自己才是啊!

安逸、舒适的生活是人人向往的,谁都希望吃穿不愁,永远生活在蜜缸之中,谁都期盼着自己的明天越过越好。安逸、享乐让人们感受危险的敏感度在不知不觉中丧失;而不愿意面对现实风险的心理却越来越强。面对诱惑,明明知道危险的威胁时时存在,而谁又愿意放弃眼前的利益呢?

老鼠:难道我们就没有生存权吗?

老鼠:我真不明白,人类口口声声说要构建和谐社会,我们分享他们的一点劳动成果都不行,这社会能和谐吗?……

老鼠的牢骚

母鸡:是的,你有生存权,可你应该靠自己的双手养活自己才是啊!

老鼠:人类真虚伪,真自私!

老鼠:我真不明白,人类口口声声说要构建和谐社会,我们分享他们的一点劳动成果都不行,这社会能和谐吗?

母鸡:你为什么这么评价人类呢?


老鼠:他们一面说要与动物友好相处,还说动物是人类的朋友,可他们把我们老鼠当朋友看过吗?还打出“老鼠过街,人人喊打”的口号呢!

【寓言故事网每日笑话一则】昨天接到一个朋友给我打电话,他在人流特多的商场逛,聊的正起劲,忽然他跟我说:刚才有个男的撞了我一下,我看看东西少了没啊。
然后,过了一会大喊一声:我手机被偷了!你TM给我站住!
不说了,明天得去医院看他去。

母鸡:人类为什么对你不友好?你也应该从自己身上找找原因呀!你瞧你做的那些事

老鼠:我怎么了?不就是偷吃他们的一点粮食嘛。

母鸡:
是啊,那是人类的劳动成果,是他们用汗水换来的,你们不劳而获,剥削他们的劳动成果,他们能不讨厌你们吗?

老鼠:难道我们就没有生存权吗?

母鸡:是的,你有生存权,可你应该靠自己的双手养活自己才是啊!

老鼠:我真不明白,人类口口声声说要构建和谐社会,我们分享他们的一点劳动成果都不行,这社会能和谐吗?

小老鼠与大白兔

出生不久的小老鼠外出活动偶尔钻进兔棚里,看见身体肥胖的大白兔正瞪着眼睛看着它,禁不住大吃一惊,一转身没命地逃回洞中,躲到大老鼠身后直发抖。

“哎呀吓死我了,今天差点没命了,”小老鼠气喘嘘嘘地对大老鼠诉说着:“刚才我溜进一间小屋子,遇到一只大得可怕的猫,和我相比,它的身体象座小山,那长长的耳朵短短的尾巴,通身洁白,还有一双血红色的吓人眼睛,它正在那里吃着草,样子挺安祥。可是我看得出来,那完全是伪装的。幸好我逃得快,总算捡回一条命。”

“乖孩子别害怕,这是你虚惊一场,要知道,真正的猫可从来是不吃素的。”大老鼠连声安慰着小老鼠:“你今天见到的那家伙,其实是只大白兔,那是最无用的东西。人们都说咱鼠族胆子小,但它胆子比我们更小。对我们来说,一只身材矮小未满月的猫比也一只健壮肥大的兔子不知道要可怕多少倍呢。”

小老鼠这才明白,有时庞然大物并不可怕,尽管它的外表吓人。于是它放下心来,从此后进入兔棚毫无顾忌,也敢在大白兔面前耀武杨威了。